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列表

海南珍稀林木日见枯竭亟待保护 出台黄花梨鉴定标准|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chLiw.com 发布时间:2015-12-30 11:08:34
海南珍稀林木日见枯竭亟待保护 出台黄花梨鉴定标准

  南国有佳木。花梨、沉香自不待言,最近海南省内甚至出台了黄花梨的鉴定标准。

  清代时,记载海南岛著名树木最多不过82种。而目前已发现的木本植物达4200多种,其中乔灌木1400多种,800种经济价值较高,列为国家重点的特有与珍稀树木有20余种,被列为国家特一类的有坡垒、子京、母生、花梨与野荔枝5种商品材。

  海南岛珍稀林木享有千百年盛名,然而,历史上,皇木采办、筑城造船、掠夺开发、战略物资、高档家具,以及海南香等特殊需求,使得这座木材宝库喜忧交加。

  “材质坚韧、色泽鲜艳、经久不腐、永不变形、芳香细密……”从古至今,人们均如此评价海南佳木,并将海南岛出产的最好木材统一称之为“海南木”、“海南文木”。

  提到海南木材,就不得不说海南的森林。历史上海南岛几乎为热带天然林所覆盖,森林资源极为丰富。正因为孤悬海外,气候特殊,高温多雨,树木生长期长,地质地形土壤甚至台风等因素,造就了其良木质地坚硬、纹理细密、耐腐力强。

海南好木海南好木

  海南为离地,众香之大都

  省林科所林业工程师杨黎旭记得几年前曾经为公安做过一次木材鉴定。那是本岛一西部市县某大族祠堂欲拆重建,子孙后代就屋子里的木头用料保留使用还是卖掉,分作两派。主张出售派认为这些都是古老的花梨木,可以卖出好价钱,另一派坚决不同意,最终大打出手。

  由于祠堂年代久远,木头用料究竟是不是海南黄花梨,办案人员无法断定,便切了一小块送给杨黎旭鉴定。杨黎旭乍一看也看不出名堂,但用力一拭擦,顿时散发出典型的海南黄花梨香,立刻有了结论。木头数百年后还能保持原始特性,这让杨黎旭唏嘘不已。

  海南生态省建设的首倡者颜家安认为海南林木的特征有三。一是坚韧耐腐。民国《调查琼崖实业报告书》记载“本岛孤悬海中,风威盛烈,故所产树木抵抗力最为强大,质理坚细,为他处所无,耐久之性,亦基足矣”。书中举例,桄榔木“内腐而外坚如铁”,子京“不受刀斧”,坡垒“人地久,不朽,为材木之冠”。二是香。《崖州志》记载“海南多阳,一木五香”,如花梨、香楠、荔枝等有百年不灭之香。三是有文采。明末清初著名学者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列专章介绍,海南文木有花榈、乌木、鸡翅木、苏方木、虎翅木、铁索木、香楠、相思木、铁力木、紫荆木、飞云木、秋风木、胭脂木、?、橼木、槌子木、水椰、栌、金丝垒、石梓、吐珠木等,“海南五指之山,为文木渊薮,众香之大都,其地为离,诸植物皆离之木,故多文,又离香而坎臭,故诸木多香……”


  八卦中,离指南方,坎是北方。海南木头为何多香,古时候竟然以“离香而坎臭”几个字就含糊过去了。

  “香洲在朱崖郡,洲中出诸异香”“欲求名材香块者,必于海之南焉”,但到20世纪下半叶,特别是到20世纪八十年代后,昔日名噪一时的海南香业已告罄,如今绝大部分为人工栽培。

洪少友收藏了大量的海南名贵木材标本。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摄洪少友收藏了大量的海南名贵木材标本。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摄

  琼森林之富,木自不待言

  已退休的海南木材研究者洪少友在地图上剪出一片巴掌大的海南岛,然后对折这个向东南方倾的梨形岛,“看出来了吗?好花梨都长在西侧!”

  洪少友指的好花梨,是指密度高、颜色深、油脂重的海南花梨。炎热高温的海南岛上,相对干旱的地区,花梨木反而质地更好。除了花梨,全岛林区皆有不同珍贵林木生长。

  从木材所生长的环境来区分,海南有热带季雨林、热带雨林、常绿阔叶林、红树林、针叶林等。《海南资源志》记载,热带季雨林中,常绿季雨林尤以本岛东南部丘陵低山为典型,珍贵木材有青皮、荔枝、蝴蝶树、莺歌木、油楠、黄桐等;落叶季雨林主要分布于海南的西部和南部海拔500米以下,常见的植被有厚皮树、麻栎、白格、陆国、平脉?等。热带雨林中,沟谷雨林如尖峰岭、吊罗山和卡法岭等山地,主要树种有鸡毛松、蝴蝶树、母生、绿楠、海南杨桐等;山地雨林如尖峰岭、猕猴岭、马域岭和吊罗山等地,面积较大,且多为原生性森林,主要树种有陆均松、稠木、坡垒、子京、花梨、油丹等。常绿阔叶林中,山地常绿阔叶林的树种有陆均松、海南杨桐、海南五针松、栲、黄背栎;山顶矮林的树种有栎子稠、五裂木、厚皮香、栲、冬青、海南杜鹃等。海南岛的针叶林纯林,面积不大,现状植被仅有霸王岭和琼中县的松涛等地,树种以海南松为主。

  洪少友近40年的经验还发现,一些东南亚同样树种,只要移种到海南,就会比原产地质地更坚硬、纹理更细密。

  历史上的一个小故事可以说明海南岛林木的富足。据说唐鉴真和尚流寓海南岛时,曾受当地人所请建造一座寺庙,振州(今三亚市西北崖城)别驾(州府中总理众务之官)冯崇债遣人备料。“三日内一时将来,即构佛殿、讲堂、砖塔。椽木有余,又造释迦丈六佛”。三天内就把建寺庙的材料备齐,还能造一座一丈六尺高的佛像。可见当时“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的海南,木材是多么的富足。

  直到民国八年(1919年),民国广东省政府派员到海南岛进行调查时,仍感慨“森林之富,自不待言……”


木材加工一度为海南出口创汇作出贡献。陈德雄 摄木材加工一度为海南出口创汇作出贡献。陈德雄 摄

  由常见林木,到珍稀濒危

  明清以降,海南岛珍稀林木资源日见枯竭。颜家安归纳,数百年来海南岛著名林木变迁趋势为“常见林木→珍稀林木→渐危林木→濒危林木→绝灭林木”,且发展速度非常快。

  中山大学教授司徒尚纪《海南岛历史上土地开发研究》一书中,把林木的破坏归结为土地利用的扩大。换句话说,纵观海南岛古今,土地开发和森林萎缩成因果关系,越蛮荒越生态,反之亦然,人与自然此消彼长。

  最早改变海南岛森林原始面貌是汉代,古越人干栏式建筑需要高大乔木,一部分水上居民使用原生巨木的枝干造舟,用钩刀铁斧毁林扩大耕地;唐代除了取得耕地,还要增加手工业和建筑业,用珍贵木材制家具和造船。因此汉唐时期,海南岛的森林从沿海开始后退。

  两宋以降,移民日渐增加,对耕地也就提出更多要求,土地利用自然向内发展,森林变迁随之从沿海转向山区。明清是海南岛全面深入的土地开发时期,一方面栽培作物和荒地面积在扩大,另一方面天然林面积相应缩小,生态环境恶化加重。但最大的浩劫来自20世纪,民国破产农民转为伐木工,1939~1945年日本侵略者对海南林木掠夺严重,四处修路、筑碉堡、加工木材运输出岛,破坏了大片森林。

  70年代末,海南砍伐原始森林大种橡胶。洪少友记得1979年他在吊罗山工作时,曾眼睁睁看着一棵直径80多公分的巨大陆均松被锯下来,倒地往山下滚,周边跟着被带倒和一路压死压坏的草木无数。洪少友数了数,光成木成林的植株就被破坏或压死了80多棵,心痛得直掉泪。许多年过花甲的人还记得,那几年海南岛上许多古老树木砍掉无法运输,有的干脆就地烧掉。

  1987年至1990年,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胡启明等对海南岛珍稀濒危植物考察了3年后,发现数十种过去海南常见树种已经大量减少、濒临灭绝或已经灭绝,于是建议增加列入国家保护植物82种。

  1997年至2001年,海南省林业局根据林业部要求的全岛国家重点野生植物资源调查中,发现降香只剩保护林区的小树“种”,野生坡垒、油丹、荔枝遭受严重破坏,许多珍贵木材资源已找不到大径材作为母树,天然更新困难。

鹦哥岭上四个人才能抱过来的200年树龄的陆均松。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 摄鹦哥岭上四个人才能抱过来的200年树龄的陆均松。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 摄

  新闻链接>>>《中国植物红皮书》中列为国家保护树种的海南树种

  国家二级保护树种


  海南粗榧、坡垒、琼棕、矮琼棕、海南油杉、红榄李、蕉木、海南假韶子、雅加松、海南海桑、海南茶树(野茶树)、山铜材、囊瓣木、观光木、皱皮油丹、野生荔枝

  国家三级保护树种

  台湾苏铁、降香黄檀、海南梧桐、香籽含笑、缘毛红豆、爪耳木、见血封喉、半枫荷、油丹、红椤、白木香(土沉香)、白桂木、翠柏、海南巴豆、海南龙血树、龙眼、海南石梓、假山龙眼、蝴蝶树(加卜)、无翼坡垒(铁凌)、海南风吹楠(血树)、海南大风子(乌果)、粘木、海南紫荆木(子京)、水椰、乐东拟单性木兰(隆兰)、华南五针松(广东松)、海南罗汉松、大叶竹柏(长叶竹柏)、鸡毛松、红楝子(红椿)、青皮、陆均松。

万宁青皮林。青皮又名青梅。海南日报记者张杰摄万宁青皮林。青皮又名青梅。海南日报记者张杰摄

  相关新闻>>> 闻香、观色、看纹

  辨识琼木学问多

  文\海南日报记者 刘贡

  海南出好木不假,但并不是人人都懂得辨识木料。

  在海南,就有这么一些人,浸淫于木材加工、经营、收藏或研究多年之后,往往看上一眼,就能辨别木材的优劣,对其价值作出正确判断。

  只需抛光,稍加打磨,无论坡垒、紫荆,还是任何一种海南岛上的好木料,都会泛出如丝绸般的色泽,细腻如脂,嗅之芬香。

  海南木业家具世家出生的王学旺说他不爱珠宝,只爱木头。那是一种刻入了骨头深处的热爱,瞄一眼就能断定价值;置身好木中,浑身舒坦。

  但凡对海南木头有一定了解的人,都多少有类似王学旺的情怀,不过要做到发烧级别,非洪少友莫属。

  “木痴”洪少友

  洪少友已经从林业部门退休,研究海南木材近40年,闲着也是闲着,就在徒弟符煜的木材加工厂楼上开了一间简陋的工作室。于是上门求教的,请鉴定的,找资料的,络绎不绝。

  只站在工作室门口,就被满屋子贴上标签、有序排放的小木头块“惊艳”住了。三四个书架上,满满整齐排放着的,不是书而是木块,还有箱子里的,桌子上下的,少说也有几千块吧?洪少友回答,自己也没算清楚过,但一生的心血大部分都在这儿了。

  最近小叶紫檀手串炒得比较火,问洪少友如何鉴别,他立刻从书架上拿出一小块样材来,在墙壁轻轻上一划,竟然像粉笔一样,留下了一道深色线条。“画壁见紫真紫檀,开锯闻酸是酸枝。”洪少友张口吟道。

  “其实紫檀是紫红色,降香黄檀(海南黄花梨)是紫褐色。木材里,唯一全紫的紫色料是紫芯苏木,产于苏里南。”洪少友继续讲课。若不打断,就这一个颜色的题材,洪少友会就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木材挨个举例说下去。

  一生中虽没有木材鉴别师的资格证,但却是业内公认的专家。90年代初,海南省木材公司从港商手里进口一船马来西亚产的梢木,几百根木头中却发现有十几根杂木,于是跟港商理论,闹到打官司。港商扬言,他这一船木头无假货,如果质疑,除非说出那些木头的名称。

  没想到洪少友都认得,不仅把那十几根杂木都挑了出来,还根据编号逐一注明种类、名称、原产地。后来港商握手言和,同意赔偿,还跟洪少友交上了朋友。

  “年轻时钻研精神强,每一块料到了手中,如果没认出来,晚上睡不着觉。认出来了,留一小块做标本,几十年下来就积攒了这么一屋子。”洪少友说,辨认木头要从木射线、薄壁组织、管孔三大要素入手。又随手拿出一本相册,里面全是木头在显微镜下放大了的组织。

洪少友收藏的青梅格标本。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摄洪少友收藏的青梅格标本。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摄

  “格”的秘密

  洪少友手中两块原木切片,一块为生长了26年的海南黄花梨,一块为生长了24年的越南花梨,去掉边材,前者可用心材约2厘米,后者心材却有3厘米。

  原本是在讨论海南良木生长慢,质地佳,话题一转扯到心材上。在海南,木头的心材叫做“格”。“格”,即是海南木材最有特色的称谓了。

  取一块原木横截面切片,最外圈是树皮,紧挨着颜色较浅的部分叫边材,靠近树干中心的木质显然颜色深了许多,“这样颜色深的区域就是我们所说的木质的心材部分,海南称之为‘格’。”符煜介绍,心材不是一开始就在木材中出现的,是在树木的生长过程中,随着树干慢慢变粗,边材才一点点转化而成形。边材转化为心材是一个缓慢且复杂的过程。专业一点解释,心材是薄壁细胞死亡,导管和管胞内部次生部分形成的细胞群,所以色泽深,防腐力强。

  深谙家具用材的王学旺解释,由于心材较边材坚硬而致密,含水量也少,特别不易腐坏,所以海南能用“格”制成家具的木材,质量都很不错。如坡垒、子京、母生、花梨与野荔枝这些特一类材,和苦梓、绿楠、青皮、鸡尖、油丹、海棠、菠萝蜜(俗称菠萝格)等一二类材。

  洪少友拿出一叠各种材质割出来的薄木片,继续授课。猴欢喜、暗椤、山青、白榄、火灰、杜英、柴龙这些五类材,都没有心材,当年木材厂用来加工夹板,或制火柴。橄榄树、楝叶茱萸、鸡毛松、厚皮、山苦瓜等三类材也用心材,但海南黄檀、岭南黄檀这些三类材是假心材,不好用。

  也可从心材和边材来辨认木头。洪少友举例,如子京在海南木材中属于重硬木材,虽然深红褐色的心材和浅红褐色的边材界线不很明显。辨认时,用水擦心材,能起像肥皂水一样的白沫。

洪少友收藏的菠萝格标本。洪少友收藏的菠萝格标本。
洪少友收藏的瓜木标本。洪少友收藏的瓜木标本。

  认识实木家具

  只要在海南生活,就不可避免接触海南木材。有的时候,游客、外地朋友问起相关知识,当地人总得回答一二,对方才满意。问题大致集中在:“红木家具是什么?”“改性的实木家具好不好?”“海南的工艺如何?”


  相对而言,实木家具最适合海南的气候,东方人又偏爱红色,于是红木家具大行其道。但是红木家具却不是一种木头。业内所称的红木家具是明清以来对稀有硬木优质家具的统称。

  海南宏辉茶具主管颜杰辉解释,现在市面上的红木是当前国内红木用材约定俗成的统称。按照国家标准,其范围有五属八类。五属,包括紫檀属、黄檀属、柿属、崖豆属、铁刀木属。八类,即紫檀木类、黑酸枝木类、红酸枝木类、香枝木类、花梨木类、乌木类、条纹乌木类和鸡翅木类。颜杰辉介绍,欣赏红木家具,在于欣赏原木的色彩和纹理。如果漆上红色油漆,那就不能叫红木家具了。

  由于海南林木大都已经保护起来,因此市面上很少本地木材做成家具。木家具中,一些是热带国家和地区进口的木材,一些则是改性木材制成的家具。

  木材改性,是指改善或改变木材的物理、力学、化学性质和构造特征的物理或(和)化学加工处理方法。目的在于提高木材的天然耐腐(蛀)性、耐酸性、耐碱性、阻燃性、力学强度和尺寸稳定性。

  “很难判断改性木材用了哪些化学用品,是否对人体有害,所以实木家具更受欢迎。”符煜认为。

  那红木家具的工艺又如何呢?王学旺介绍,在中国传统古典红木家具流派中,主要有京作、苏作、广作、仙作家具。由于海南木材久负盛名,无论哪一流派到了海南,工价都相对不便宜。今天业内口碑最好的是仙作。“仙”即福建莆田仙游。“仙作”古典工艺家具主要特点是,款式典雅、结构严谨、用料考究。该流派尤其喜爱与海南木材“牵手”。

  海南常见树种类别

  海南常见树种,一共分为六类,其中前三种最为名贵。

  特类材:降香黄檀(花梨)、坡垒、海南紫荆木(子京)、野生荔枝、红花天料木(母生)。

  一类材:海南木莲(绿兰)、荔枝、陆均松、竹叶松、竹柏、海南油杉、苦梓含笑(毛苦梓)、白花含笑(吊兰苦梓)、油丹、青皮、无翼坡垒(铁凌)、鸡尖、海棠、蝴蝶树(加卜)、红锥、琼崖柯(红?)、粗枝木楝(红罗)、麻楝、海南石梓、莺哥木。

  二类材:海南粗榧、海南松(南亚松)、海南五针松、广东钩樟、毛丹、乌果(海南大风子)、肖蒲桃、乌墨、线枝蒲桃、子凌、蒲桃、车轮梅、油楠、海南蕈树、山桐材(陈木)、海南锥、菠萝蜜、小叶胭脂(二色菠萝蜜)、红果木坚木、红楝子(红椿)、龙眼。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土豪宠物主3年花40万 数据显示深圳近七成养狗人| 下一篇:甘肃省各地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十四次全委会议精神

本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