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血迹已被沙子掩盖。地上的血迹已被沙子掩盖。

  随即,记者走进住院处7号楼,在一楼大厅门口放着一口棺材,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家属都绕道而行。在大厅的一侧,几位家属正在小声议论道:“听说这里面放着的就是坠楼老人的尸体。家属好像还在610房间呢!”走进电梯间,几位家属仍然在议论。“听说老人还有两天就出院了,太可惜了!”一位保洁大姐十分惋惜地说着。

  6楼的电梯门缓缓打开,整个走廊中充斥着撕心裂肺的哭声,记者看到,这层楼为心血管科病房。610病房房门已经紧闭,但哭声不断从屋内传出。随后,记者想向该楼层的医生了解情况时,一位女医生说道:“我们不接受采访,我们只接待警察,希望你们回避一下。”当记者问及这位女医生的姓名和职务时,这名女医生则说道:“你什么都不要问了,我们不接待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