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列表

evernote原ceo:或2年后上市 后悔炒人不够|冉莹颖照片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chLiw.com 发布时间:2015-08-01 07:31:58
Evernote原CEO:或2年后上市 后悔炒人不够快

 

  Evernote(印象笔记)在美国太平洋时间7月20日宣布了新CEO人选Chris O’Neill,他将于7月27日正式上任,现任CEO Phil Libin将任执行董事长。这是一个相对突然的决定,Evernote上个月才对外宣布正在寻找新的CEO,才一个月就确定了人选。

  但同时这又不是一个很突然的决定。上周PingWest品玩在Evernote总部采访了 Phil Libin。相比去年10月在Evernote Conference 上见到他,Phil 瘦了很多。“50磅。”他告诉我。

  在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我们谈到了很多关于Evernote下任CEO人选的问题��当时我们并不知道Chris会是下任CEO,Phil 也还无法提前透露这一消息��他表示自己两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Evernote的新CEO计划。

  在这次采访中,Phil谈到了自己对新一任CEO的要求、自己作为CEO的体会和得失、公司的上市计划、Evernote 中国的表现,同时也谈到到了自己对竞争对手产品的看法,还有自己不当CEO之后的一些计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他对自己担任 EvernoteCEO这些年来的经验总结。

 

  当被问到他希望下一任CEO人选是什么样的人的时候,他表示,最重要的是他要有管理经验并且能带领一家公司更好的规模化。

  “我热爱做产品,但是对于公司管理这只是我的职责,并不是我的激情所在。我希望找到有管经验、能帮助公司扩大规模的人来担任 CEO。当我们还是小公司的时候很难吸引到世界级的CEO,现在我们可以了。” Phil 告诉PingWest品玩。

  Chris 有近10年在 Google 的高级管理经验,在加入Evernote之前负责 Google [x] 全球业务运营。按照 Phil 的描述,Chris 的确是完美的人选。

  下面是这次采访的实录,为了便于阅读,我们略微对文字和顺序进行的调整:

  PW:您觉得什么样的CEO是一流的CEO?

  Phil:我觉得这取决于公司所处的阶段。在公司刚刚起步的时候,你需要能通过“扭曲现实(bend reality)”来打造产品的人。我觉得在Evernote早期我是一名很好的 CEO,非常专注于产品,也能打造一个很好的团队。

  但随着公司越来越大,公司面临的问题也会变得不一样。现在我们需要一个能帮助公司扩大规模的CEO,能帮我们从一个400人的公司,扩张到一个4000人的公司。

  无论从公司人数还是合作伙伴数量来说,我们现在明显是在不同的阶段了。公司在不同阶段就必须要有不同的CEO。

  PW:你们现在有潜在CEO人选了吗?

  Phil:是的,我们已经有了很多人选,也在积极和他们沟通。当我们确定人选的时候就会对外宣布。宣布新CEO并没有完美的时间。

  我们还是一家中型的公司,有特定的CEO人选类型。对我们来说,很幸运的是我们过去很成功,所以能够更多按照自己公司的需求来选择最好的CEO。

  PW:你对新CEO的技能有什么要求?

  Phil: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能带领一家公司更好的规模化。Evernote 是我管理过的最大的公司。实际上,在Evernote的所有人,最多也只有管理几百人的经验,没有管理上千人的经验。我们希望新CEO能够管理上千人,并且热爱这个职位。

  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是他要是我很好的合作伙伴,这样我就能专注在产品和技术上。而他需要能很好的理解产品、认同公司愿景,这样他就能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等工作。

  PW:您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新CEO的事?

  Phil:大概两年前,那时候我们大概150-200人。一旦公司超过200人,其实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也会面临新的挑战。

  这个挑战,从很大程度上说和我有关:比如我最喜欢做什么、我最擅长做什么。我觉得我擅长的是做产品、用户体验设计、激励小团队。当然在其他一些事情上我做的也不错,比如做预算、管理较大的团队、设定公司人力资源规范等��但那并不是我的激情所在,而这家公司,应该有一位真正热爱做这些事情的人来做这些事。所以当公司有能力吸引到一位这样的人的时候,我就开始寻找新CEO了。

  差不多一年前我和董事会提了这件事,几个月前开始认真寻找人选。

  卸任CEO之后,我会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长,会更多关注产品和设计,这些我真正热爱做的事情。

  PW:担任 EvernoteCEO那么多年,你学到了什么?

  Phil:我学到了很多,有些做的不错,有些做的不怎么样。有一点我学到的是,当你是CEO的时候,你每件事都要做��通过做每件事,我弄清了自己最喜欢做什么、最擅长做什么。

  当Evernote还很小的时候,我在产品方面的参与度很高,我会参与到产品设计,有时候好几天都只做一件事,非常专注。当Evernote越来越大之后,我就有100件事要做,我参与到公司的很多项目,但是参与度很低,可能每件事我都只能花10分钟。有的人非常喜欢做这样的公司,他们喜欢参与到尽可能多的项目,但我不是。我希望专注一件事,但钻的很深。

  过去几个月,我大概50%的时候在做产品,一年前我大概只有5%的时间在做产品。我希望新CEO到任后,我可以有90%的时间在做产品。

  PW:在你担任公司CEO的时间里,你有什么后悔的事情或者犯过哪些错误?

  Phil:我不喜欢后悔,因为后悔也没有用。但我的确犯过很多错误,大部分的错误都是招错人或者开除员工不够快,最严重的错误大部分都是和人相关的,这对我来说也是最难做的一件事。这是一项很重要的技能,有的人就做的特别好。

  另外一点是,我们直到最近,才真正弄明白什么是一个真正好的产品。我们过去会做一些产品和功能,是我们觉得有必要做的,或者是我们觉得重要的,但可能并不是我们真正喜欢的。每次我们做这样的功能,都不太成功。现在如果一个功能我们不是真的喜欢,就算这个功能很重要,我们也不会发布,直到把它做到很好。我们早期在分享和协作方面都犯了这个错误。现在我们在分享和协作方面的很多功能都做的很不错了。但我们错过了2、3年的时间。

  整体上来说,从产品设计方面来说,我最后悔的事情没有更早的去做协作功能。早期Evernote是一个关于用户记录自己相关事情的工具,但我们应该更早的进入到记录我们的相关事情的工具。我们差不多一年前才认真开始做这件事,而实际上我们应该3年前就开始做了。

  PW:那您怎么看 Slack?

  Phil:Slack 是很好的产品,增长也非常迅速。但我认为那是桌面时代的产品,在移动时代和可穿戴时代并不适用。

  过去你在本地写文档、保存在服务器里、在邮件里进行讨论。Slack 只是新时代的类似产品:你在 Word 里写文档、保存到 Dropbox 里、在 Slack 里讨论。这比原来更好,但还是三件分开的东西。如果在桌面操作系统里,感觉还是很方便,但是在移动设备上并不是很好。Slack 做的最好的就是为过去人们工作的模式提供了新的方法。但我们认为这三件事应该是一个整体。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工作平台,我们需要做的是进入到协作领域,进入到聊天领域;而 Slack 是把协作很好,但他们没有真正的工作平台。我们未来可能会殊途同归。但我认为,从有工作平台到建立协作平台,应该更简单更自然。

  PW:您刚刚提到可穿戴,Evernote 在 Apple Watch 上做的怎么样?

  Phil:整体上,我觉得 Apple Watch 很棒。这是第一款主流的智能手表。但是从应用角度,现在还很烂,功能太少,用处不大。现在还是提醒为主。我们在 Apple Watch 上也有很多用户,这些人都是重度Evernote用户。但现在我们能提供的也不够多。等 Apple Watch OS 2.0 操作系统出来以后应该会好很多。我觉得一年或者一年半之后,手机上的应用会更有用也更好。

  PW:现在可以谈谈公司的IPO计划吗?

  Phil:那也是我们百年公司计划的一部分。要做一家百年公司,上市是必须的,这样更容易赢得人们的信任。上市并不是我们的目标,但是重要的一步。我们会上市,但可能还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我们最近调整了公司架构,任命了新的COO,在寻找新的CEO,这些也都是在为上市做准备。

  PW:什么时候是上市的好时机?现在存在科技泡沫吗?

  Phil:我们肯定不会很快就完成上市,现在去想时机也还太早。可能一年半以后我们会去选择上市时机,选择最好的上市窗口。现在不需要担心。

  我觉得很多关于泡沫的分析都很有用。但我认为,从整体行业来看,10年后肯定是现在的很多很多倍,比如这个行业里公司的市值总和10年后肯定比现在高很多。如果你从这个角度投资,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要说6个月后的情况,我真是完全不知道那时会怎样。可能市场会下滑,但很难预测。我也不想去预测,我们习惯用长远的眼光预测。我也做天使投资,但我也是长期看好一家公司才去投资。

  PW:作为一家硅谷公司,你们有来自日本和中国的投资人,他们对Evernote国际化有什么作用?

  Phil:我们是一款全球性的产品。我们有75%的用户来自美国之外,我们的投资人也来自全球。我们希望做一家像苹果一样的公司,做出来的产品全球所有人都会喜欢。

  Evernote 中国现在做的非常不错。我们前不久刚刚搬进了大一点的办公室,在同一幢楼的不同一层。从用户量和付费用户量这两个数据上来说,中国已经是Evernote的第二大市场;从整体收入上看,中国也马上要赶上日本成为第二大市场了。中国是Evernote除美国之外最重要的市场。

  PW:你怎么看待用户量和收入?

  Phil:我们一直认为用户是一切,用户量是最重要的。我们希望有高质量的用户。Evernote 是一款相对高端的产品,因为我们的目标用户都是职业用户。我们希望吸引所有的职业人士,或者是即将踏入职场的学生等人。我们很高兴人们愿意为我们的产品付费。

  我们很骄傲的一点是,在全球所有地区,我们付费用户和免费用户的比例是差不多的。之前在中国用户付费比例较低,最近我们调整了价格,付费比例提升了一倍,已经和美国市场差不多了,具体比例我记不太清了。当然,单纯从每个用户的付费金额上来说,中国、东南亚地区要低于美国、瑞士等地。但这没关系,因为这些市场太大了,而且随着那些地区的经济发展,付费金额也会随之提升。

  很多人说中国用户不愿意付费,但实际并非如此。我们在任何国家都听到了同样的话。土耳其人说他们不愿意付费,美国人也说自己不愿意付费。但如果支付方式足够简单,产品足够好,任何地方的人们都是愿意付费的。我再拿苹果打比方好了,任何市场的人都愿意买 iPhone。中国人不愿意付费吗?但是他们买了那么多的 iPhone。

  PW:Evernote 的用户增长是不是很难再有大的突破了?世界上职业人士也就10亿左右,而你们已经有1亿用户了。

  Phil:是的,世界上现在职业人士有10亿,我们用户超过1亿。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有90%的市场空白。而且,世界上职业人士的数量在未来几年也会有爆发性增长,十年后可能会超过20亿。在亚洲、拉丁美洲,都在出现越来越多的职业人士。比如在中国,滴滴快的的司机也在成为职业人士,甚至是企业家,他们也会对自己有职业规划。可能今天是司机,明年就会有5辆车听他安排,甚至帮亲戚开餐厅。这些人都是我们的潜在用户。我们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这些人里挣更多的钱。但只要我们自然的成为这些人的首选应用,挣钱并不是问题。

  PW:Evernote 从创业公司到现在的规模,你是怎样建立并保持公司文化的?

  Phil:我觉得我们公司的文化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我过去很担心公司的文化会变,并且想尽力维持公司文化不变。但后来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当你尽心去维护、保护一件东西的时候,那件东西就会变得很脆弱,很容易被打破。

  更好的做法是,公司文化是会变的,但是应该发生在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团队的掌控之下。为了避免公司文化无序随意的变化,我们应该有意的去改变它,让它更适应公司的发展。我们的目标是,让公司的文化越来越好。

  举例来说,过去我们有一件事情一直做的不是很好,就是财务预测。当你是一家创业公司的时候,财务预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执行力。但对一家上市公司,财务预测是最重要的东西。Evernote 的文化里曾经没有这一点,过去一年我们一直在努力建立这种文化。

  另外一点是职业规划。当你是一家20人的公司的时候,员工都不会太在意职业规划,大家都是尽自己可能的做最多的事情。但当你是一家400人公司的时候,员工培训、导师制度等等就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也是Evernote一开始没有,后来慢慢发展起来的文化。

  我们不应该维持公司的文化,公司的文化应该是随着公司发展一步步改进的。

  PW:那么你是怎样一步步改进公司文化,而不是让它无序发展的?

  Phil: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要考虑现在公司文化有什么好的地方,而是应该考虑现在公司文化里缺什么。然后引进不同的人来讨论这些问题,最终解决这些问题。很多公司都想保持创业公司的氛围,那其实是很难的,而且很容易被打破。

  我认同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关于小团队的看法,比如团队不应该超过两个比萨的规模(即点两个比萨就够团队一顿饭),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开一些涉及更多员工的会议。另外我也认同贝索斯关于会议的要求,就是把会议内容写下来,而不是放PPT。我们公司也是这样做的。

  另外,关于免费午餐,我想做到和苹果公司一样。苹果公司不提供免费午餐,但公司提供补贴,午餐质量很高,而员工只要付很少的钱。不过我们公司规模还不到自己建餐厅,所以现在我们还是从外面买来午餐,免费提供给员工。

  PW:你觉得从Evernote诞生到现在,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Phil:我们过去的故事是这样的:一开始我们是一个简单的笔记应用,然后我们变得越来越强大,变得更智能、更易于协作,最后到现在成为了人们的工作空间。同时,我认为世界也在发生变化,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碎片化。

  Evernote 八年前刚成立的时候,人们写文档可能会花两个礼拜,写20页,然后发给某个人,他再花一两天读,评论。现在人们不这样了,写几段可能就会发给对方。

  所以,可能五年前我会说,Evernote 只适用于5%的职场人士,但现在适用于50%的职场人士,未来5年我们可能会适用于80%的职场人士,会成为这些人必要的工作工具。

  PW:可能谈谈你未来的计划吗?

  Phil:我们在全球各地都有很好的团队。我们的中国团队也很棒,现在大概有30人。我每次在北京办公室工作的时候,都能够感受到他们的能量。所以,我接下来很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我们全球不同的办公室工作,因为我们有新CEO了,我可以更自由一些。过去我只能在北京办公室工作三天,但未来我想在北京办公室待一个月,在东京办公室做一个月,在圣保罗办公室做一个,真正感受这些不同。

  从个人计划来说,我希望能重拾编程。过去我是一个程序员,但很久没做了。我想自学一下 Swift 语言,这看起来很有意思,但过去我也没时间。其实我并没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时间。我也喜欢做饭,但做的不多。以前我喜欢做法国餐,后来喜欢做日餐,现在算是这两种混合吧。

  PW:最后评价一下你自己吧,优缺点之类的?

  Phil:这很难。我觉得我做的最好的事情是,我从别人那里听来好的想法,我可以一直记住,然后我可以把多个不同的想法融合到一起。这是我擅长的。我自己并没有发明很多东西,但我可以很好的“编辑”想法。所以当我有很好的团队的时候,我可以和他们在一起,听他们说各种想法。有时候我听到了三个想法,一直在脑海里,但好像缺了什么。可能我在北京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就把这些想法和我们的产品结合起来。

  要说到我不擅长的事情,那可以列一个很长的清单了。。。(朱旭冬)




上一篇:中科院院士:科学普及是科学家的责|大学女生宿舍506室 下一篇:“粤创粤新”,广东创新驱动“点火系”|www 77shu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