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列表

“玩物丧志”背后的权力异化 |火影忍者国语版高清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chLiw.com 发布时间:2015-07-28 14:59:47
“玩物丧志”背后的权力异化
原标题:“玩物丧志”背后的权力异化

  关注理由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上周重大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上周,最奇葩的案件莫过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城管局一科长沉迷网络游戏,3年花掉1500万元。古人云:“玩人丧德,玩物丧志。”这名因痴迷于游戏而贪污索贿数百万元身陷囹圄的城管科长,想必就是玩物丧志的真实写照。再往深究,就是其做人修身准则的缺失和从政为官原则的丢失以及相关部门对其权力监管的缺位。

  □本报记者陈晓英

  贪污、索贿690余万元,3年玩游花去1500万元……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城管局户外广告管科原科长丁鑫被办案人员称为“奇葩科长”。

  2015年7月16日,丁鑫犯贪污罪、受贿罪,一审被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

  1500万元投入网游的虚拟世界里,这个数字让人震惊。“小官巨贪”、“权力任性”、“游戏人生”这些名词冠以丁某都不足为奇。

  古人云:“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近年来,官员玩物丧志、被爱好所害的案例屡屡见诸报端,其中个别官员对自己所好的领域还自觉颇有造诣,“如痴如醉”投身其中。值得深思的是,一些官员因为“玩心”太重而让“爱好”变了味,甚至将其当成滥用手中权力、任由腐败滋生蔓延的工具。

  副局长玩网络游戏“差钱”受贿

  无独有偶。和丁鑫一样,曾任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交通局副局长的徐亚俊也是个“网游爱好者”。在玩网络游戏缺钱时,工程老板“赞助”了他4万多元。最终,网游让副局长沦为阶下囚。

  2000年到2013年底,徐亚俊曾任南京市六合区交通局副局长,负责工程建设和规划管理等工作。建筑方想要拿下工程,施工方想要早点结款,他都能说得上话。为此,有不少人想跟他搞好关系,卢某就是其中一个。

  卢某是一家路桥公司的负责人,2009年中标了六合区交通局的一个项目,在资金审批、项目变更等方面,徐亚俊给他帮了不少忙。卢某多次提出向他表示感谢,都被拒绝。

  2010年春节前,卢某又想给他送钱。当时徐亚俊正在玩网络游戏,需要充钱,就把自己的银行账号给了对方。没多久,他的账户上多了4万元。

  和卢某一样,干某的公司也曾多次承接交通局的工程。除了帮干某安排工程,徐亚俊还帮他的儿子儿媳解决了工作,把他们安排在与交通局都有业务往来的公司。徐亚俊这么帮忙,干某自然少不了给他好处。从2010年下半年到2013年春节前,干某总共给徐亚俊送了1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春节前,干某让儿子给徐亚俊送去一袋羊肉。打开一看,装羊肉的袋子里还放了一万元现金。

  此外,2011年元旦前后,徐亚俊给妻子过生日,去了海南,在当地消费钱不够时,他给干某打电话,要了两万元“临时救急”。事后徐亚俊多次提出还钱,干某都没有收。

  2013年9月,当时的交通局公路管理站副站长被调查,徐亚俊感觉自己可能出事,很害怕,就把几笔主要的赃款退了回去。2014年2月,徐亚俊被调查。据查,从2009年春节至2014年春节前,徐亚俊非法收受和索取钱财共计82.72万元,另外还有一部约两万元的相机。

  庭审时,审判长问徐亚俊,在收这些钱的时候,内心是什么想法?徐亚俊表示,别人送不送钱,他工作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但他提出,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我也是被动的”。

  2015年5月,法院宣判,徐亚俊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没收财产30万。另外,他犯罪所得的82万余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无论是丁鑫还是徐亚俊,他们游戏人生的根源都在于自身修身不严、律己不严,精神匮乏、理想空虚,不能克制自身欲望。两起案例,也反衬出当前对党员干部“三严三实”教育的重要性。让监督到位,让制度发威,方能避免让“游戏人生”的人玩弄公权与群众。

  爱花成痴“兰花局长”沦为阶下囚

  据多地纪检监察干部介绍,近年来,在反腐风暴中落马的官员呈现出腐败内容复杂化、多样化特点,其中因各类“爱好”而落马的比例迅速上升。

  事实上,党政机关的领导干部有业余爱好,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这个兴趣爱好直接和职位权力挂钩之后,就会直接滋生贪污腐败,最终损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对艺术的追求,变成滥用公共资源,钱权交易,利益输出等,暴露出“玩”的本质就是贪污腐败。

  2009年5月26日,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受贿罪,判处有“兰花局长”之称的临海市文广新局原局长周华清有期徒刑11年。

  判决书认定,周华清从政期间,共收受贿赂35万余元、侵吞公款1.9万余元。

  “在其非法所得中,很大一部分的来源是兰花。”熟悉周华清的人说,是兰花的习性改变了他的为官之道。

  1998年初,周华清调任临海市小芝镇书记兼镇长。在任期间,他主张把干部的权力置于阳光之下,还搞过闻名全国的“便民窗口”。小芝镇的做法受到各级领导的赞赏。

  周华清从24岁时就开始养兰花,在他眼中,养兰花纯粹是一种爱好。

  从政后,随着仕途的一帆风顺、职务的升迁,找他帮忙办事的人多了,周华清的养兰观念也在逐渐地改变。

  从2002年开始,为了获得一些珍稀的兰花品种,周华清开始花钱购买兰花,种养兰花的规模也逐步扩大,并有了专门的“兰房”用于种养兰花。

  兰花属于名贵花种,而养兰就意味着要有经济上的投入,有些兰花一苗就价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此时,许多想要找周华清帮忙的人也开始投其所好,以兰花为手段与其拉拢关系。周华清也开始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以换取自己所心仪的兰花。

  2001年至2008年间,周华清曾担任临海市小芝镇党委书记兼镇长、组织部副部长、大田道书记、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在任期间,他把种养兰花视为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渐渐地,昂贵而又稀少的兰花品种成了他关注的对象。

  爱兰如命的周华清与赵某是兰花场上的好友,一些需要帮忙办事的人,便纷纷找到赵某,通过其搭桥牵线,购买昂贵的兰花送与周华清。

  为得到周华清的关照,吴某花6万元买来“惠兰新梅”等兰花送到周华清家中;为了感谢周华清在其购买厂房过程中的帮忙,章某花费4万元购买来“黑虎”、“红心蝶”春兰兰花送给周华清;为得到周华清的提拔和重用,赵某先后4次送给周华清价值6万元的“大元宝”等兰花……

  面对送上门的各种珍贵兰花,44岁的周华清已然忘记了自己曾许下的将权力置于阳光之下的诺言,迷失了方向,也忘记了自己为官的原则。

  终于,“爱兰花如痴”的周华清被“请”进了检察机关。经检察机关查明:周华清除收受名贵兰花外,还在任职期间,多次收受他人商场购物卡、笔记本电脑、衣服、香烟票等财物达15余万元。

  随着判决书的落地,周华清悔恨地说:“从一个党员领导干部沦落为今日的阶下囚,我好后悔。正是自己养兰、爱兰,给了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最终被兰花俘虏。”

  “玩”心太重“玩掉”自己的前途

  提到“玩物丧志”,就不能不提及被“疯狂的石头”倒的一名官员??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2015年2月28日,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倪发科有期徒刑17年。

  据有关部门调查,倪发科“爱玉成痴”,说起玉石“顿感精神、眼睛发光”。平时看电视、看书,玉不离手,脖子上还要戴上一个玉石挂件;每到周末,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一件欣赏;每隔两周,给精品玉石玉器逐一打蜡、上油;到外地出差,再忙也要挤出时间到当地的玉器市场看一看。

  短短几年间,倪发科俨然成了资深玉石收藏家,藏品之丰富可开办玉石展。但这些玉石的来历,却并不那么“高雅”。办案人员调查,在倪发科的玉石收藏中,有很多来自商人、老板的“雅赠”。

  “官员摄影家”秦玉海也是如此。2015年3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出“秦玉海案件警示录”一文,披露了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玉海的“雅贿”细节??将摄影作为腐败行为的“遮羞布”,为摄影“烧”的钱高达千万元,自己没花一分钱。

  据文章披露,秦玉海爱摄影爱到“痴狂”。北京某影像有限公司老板曹某等人嗅到了“商机”,当秦玉海想在摄影界占有一席之地时,曹某立刻提供了全程服务??出版作品画册、拍摄电视纪录片、举办摄影作品展,累计花费580多万元。这就如同送上了精神鸦片,让秦玉海无法自拔。

  在此之前,还有爱打“皇帝球”的市委书记徐孟加。

  2013年12月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信息称,“近日,经四川省委批准,省纪委决定对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

  据媒体报道,徐和其他几位市领导特别爱好运动,许多陪同人员经常在陪他们打着“只许输、不许赢”的“皇帝球”。徐孟加通常在晚7点到馆来打一小时乒乓球,每次除了开一辆黑色轿车外,还有一辆“牌照有红字母的越野车”。一同前来陪打的人员,除了一位副市长,还有一位不知姓名的女性。

  由于酷爱打乒乓球,徐孟加将血站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长期留作陪练,且将后者提拔成了副县级官员。

  近日,中央巡视组在专项巡视反馈中指出,一些地区和部门的干部“玩风”很重,这个“玩”涉及到的内容很多,在部分“贪玩”的官员身上表现出的形态也各不相同。当前很多干部在“玩”上摔了跟头,丧失了志气,究其原因,还是很多干部在玩的过程中将权力异化,玩出界了。“玩”心太重,玩得忘记自己的职责,最后“玩掉”自己的前途。

  领导干部并非不能有爱好,但是要好之有度,更要构筑起爱好与权力之间的防火墙。如果沉溺其中就会造成玩物丧志,成为不法商人“围猎”的突破口。

  近年来,中央一再要求领导干部要“生活正派、情趣健康,讲操守,重品行,注重培养健康的生活情趣,保持高尚的精神追求”。在当前腐败土壤仍未根除的情况下,领导干部要在爱好上增强自律意识,恪守为官从政底线,不可肆意显摆。否则,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旦精神防线垮塌,就很容易玩物丧志,在“爱好”上翻身落马。

  制图/高岳






上一篇:“温州人刘峰”卷入王林弟子被杀案|贪官外逃换29身份 下一篇:湖南省政协重点提案关注特色村|熊出没之强哥的幸福生

本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