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主打产品 > 文章列表

川师大血案当事人:两个大学生不可逆转的命运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chLiw.com 发布时间:2016-06-20 14:28:51
川师大血案当事人:两个大学生不可逆转的命运   入学军训时,滕刚(左)和芦海清的合影。这张照片一直保存在芦海清的手机里。   发生凶案的东苑二幢学生宿舍。新京报记者 韩雪枫 摄   3月27日,因生活琐事,滕刚将芦海清杀害。案发后,滕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   芦海清   21岁,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人,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学生   滕刚(化名)   21岁,甘肃省白银市人,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学生   4月17日下午,事发21天后,四川师范大学血案中两方学生的家人互通了第一次电话。   此前,被害人芦海清的哥哥芦海强刚刚听说,公安机关已为嫌疑人滕刚(化名)申请了精神鉴定。 芦海强不想直接与滕家对话,一家媒体的记者拨通了滕家的电话。滕母在电话中表示,公安机关已为滕刚申请了精神鉴定。“公安局说,一个月后出结果。” 滕母说,滕刚中学期间就曾两次自杀,还休了一学期学。但滕刚在两次自杀前都没有任何迹象,“他平时很乖的。” 谈话进行中,芦海强突然拿过手机质问道:“到现在你们都没有给我们打过电话,想我们主动打给你?”   这场短暂却火药味十足的对话,建立在双方家庭两个孩子命运的不可逆转上。   2016年3月27日23时50分,滕刚将芦海清叫到了离寝室一个楼梯之隔的学习室内,拿出了他当天购买的不锈钢菜刀。芦海清的血溅到了天花板上。   在这场血案之前,滕刚和芦海清曾有着太多的交集:他们都是21岁,同为甘肃白银人,在同一年以相同的名次考入四川师范大学,被分到同一间宿舍。   一个多月前,芦海清发了一条朋友圈,“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而“路漫漫其修远兮”,是滕刚的QQ签名。   “聊不到一块儿去”   四川师大心理危机干预小组的一位老师说,事发前一天,即3月26日,滕刚找到一位学姐,告诉她:不想活了,想自杀。   27日,滕刚在同学视野中消失。事后证明,他从超市买了一把菜刀。   26日晚,芦海清给在西安读书的女友吴雨(化名)打了生前最后一通电话。   电话中,他说与室友滕刚发生了争执。当天宿舍有人播放音乐,他跟着唱了两句,滕刚愤愤地说“唱什么唱,你唱的好听吗?”   两人打了场架,芦海清头上肿起了包,嘴巴也伤了。他安慰女友,这不过是男生之间相处的一种方式,“打完架就已经好了。”   “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说和别人发生了争执。”吴雨说。   吴雨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们从2014年恋爱,她不担心芦海清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他老实开朗,好相处,跟谁都能聊两句。”   而且,“跟他打电话时,寝室里时常有唱歌的,我们都是学艺术的,其实我们寝室也是这样。”芦海清常跟吴雨讲身边发生的事,他曾经提过一次,觉得室友滕刚不太好相处,“聊不到一块儿去”。   27日晚,将芦海清杀害后,滕刚返回寝室要求室友报警。然后将自己反锁在了案发现场的学习室内。   宿舍里,芦海清打游戏的电脑还没关,旁边饭盒里放着还未吃完的零食。   一个太懂事 一个特别乖   考上好的大学,是芦海清和滕刚共同的目标。   2015年8月,家住白银市的滕刚和离滕家90公里外的芦海清,同样以甘肃省第91名的艺术统考成绩,被四川师范大学录取。   2岁时,芦海清亲生父亲意外死亡,母亲改嫁。他由大伯一家抚养长大。芦海清喊大伯“爸爸”。   芦海清多次对朋友说,一定要考上好的大学,“以后要挣好多好多钱孝敬他们。”   他有时向好友李维(化名)讲起自己的家庭,“父母供养哥哥学美术,我学声乐,太不容易了。”   李维说,起初,芦海清的嗓音条件并不适合高音。他就找认识的师姐补习,每周去师姐的学校上小课,晚自习下课了还会练习到23点多。高三时,更是不愿意浪费一分钟的时间。   在李维眼里,芦海清为人仗义、性格开朗活泼,自来熟,常把朋友逗得大笑。“闹了别扭,即使不是他的错,他第二天也会逗你笑、哄你开心。”李维说,芦海清的人缘好是公认的,师哥师姐、学弟学妹,都很喜欢他。   有一次李维扁桃体发炎,“我想家了,给我妈打电话时一直哭。”芦海清担心李维的母亲担心,拿起电话就说“阿姨,没事,有我照顾呢。”他连夜为好友买了药、帮她请了假送回宿舍。“我家人都很喜欢海清,他真的太懂事了。”李维说。   “特别乖”,这句话,滕刚高三的班主任王青(化名)强调了4次。作为一名艺术特长生,滕刚进入了甘肃省某高考艺术集训学校学习专业知识。每天从早7点到晚上11点下自习,全部时间都排满了专业课训练项目,视唱练耳、乐理、声乐……   在王青眼里,起初滕刚只是普通班里成绩一般的学生,但6、7个月的学习之后,他的专业成绩比同级精品班的学生还要高。   “特别乖,没见过他和同学打架或者起冲突。滕刚虽然家庭条件好,但是比我们班农村来的孩子都努力,目标很清楚,就是要考上好的大学。”王青说。   在滕刚的好友张强(化名)印象中,滕刚刻苦努力。有一次凌晨2点,所有学生都休息了,张强起床上厕所,发现滕刚一个人在教室,借着手机的光进行专业视唱训练。张强说,当艺术专业课上完,二人又一同报了文化课补习班,滕刚依旧很刻苦,为了提神,他在茶杯里泡了近乎一半的茶叶。   当滕刚以全省91名的成绩考上四川师范大学时,他的父母给学校送来了一面锦旗。   大学生活的变与不变   进入大学的芦海清开启了梦想中的生活。他常常跑到校园空地上,开着视频,向吴雨展示校园里的景致。“大学特别好,这里有很多不同的人,很有才华,我很欣赏他们。”芦海清告诉吴雨,同寝室一共6个男生,其中5个是甘肃老乡。“大家都挺厉害的!”   芦海清一点点践行着自己的承诺,上大学前,他和吴雨一起去白银市当地的中介机构帮着卖房子打工,补贴家用。上了大学,芦海清尝试着卖零食给同学送到寝室。周末,芦海清就帮哥哥芦海强拎着箱子,在成都附近卖沙画。   吴雨说,芦海清特别佩服爸爸(大伯),为了供养家里孩子上学,芦父替人修房子、画棺材、过年给人写对联、卖字卖画赚钱。“他跟我说过好多次,觉得他爸生活那么辛苦,还要坚持梦想写书法。”   受大伯的影响,芦海清渐渐萌生出了想要走文化路,在大学当老师的想法。   “当老师我学历得高些,要不就准备考研吧。”芦海清跟女友谋划着自己的未来。   而对于芦海清的老乡兼室友,进入大学后,滕刚的性格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他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学生,不逃课,但也不和我多做交流。”一名教过滕刚的老师说。   另一位认识滕刚的学生说,滕刚刚进大学时较为活跃,但他不太会和人交往,朋友不算多,“出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他最近正打算帮人代理分期付款业务,卖手机。”   社交网络中的滕刚,显示出了另一面。除了关注他热衷的游戏与音乐,滕刚的微博内容多是表达自身难以遏制的愤怒,其中侮辱性的字眼常常出现。   他的QQ头像,是一个竖中指的年轻男子。   据媒体报道,滕刚注册了陌陌账号,并创建了一个陌陌群组。陌陌主页显示,他看过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读过《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创建陌陌群组的同一日,滕刚露出了些许戾气:“我他妈一定要把这女的杀了”。有同学分析,从这样的词句中,滕刚可能遭遇了情感上的挫折。   “不愿背上精神病的标签”   3月28日,滕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事发15天后,芦海清的骨灰被家人带回白银老家。   “我4月15日晚上才知道这件事,一晚没睡。这事儿考虑到别人身上,也根本想不到是滕刚做出来的。”张强说。   滕刚的学姐一次次后悔,应该在事发前滕刚表达想自杀的念头时多和他谈谈心。   白银市景泰县郊,赶来问候的亲友踏着芦海清家的门槛,他爸妈的眼泪没有停过。   滕刚父母则在甘肃白银市家中,等待着成都警方的案情调查。   按滕刚家人向媒体讲述,2009年2月与2012年9月,滕刚曾自杀两次。第二次割腕后,失血过多以致休克。   “儿子中学期间患精神抑郁疾病,高二时还休过学。毕竟有精神病让人知道了对孩子的未来影响不好,我们没有告诉大学里。”17日下午,滕母在电话中说。   “他平时很乖,高三时也好了。”据媒体报道,作为甘肃省白银监狱财务科副科长的滕父,曾代表监狱多次采购心理健康中心功能室设备项目、图书及书架,但作为父母,他们没有带儿子看过专业的精神病医院和精神科,“我们不愿儿子将来背上一个精神病的标签”。   □新京报记者 王佳慧 韩雪枫 实习生 付子洋 北京 成都报道

推荐阅读:五四全讯网 http://www.44555.cc

上一篇:农业部发文:严防转基因种子冒充非转基因生产经营 下一篇:四川原副省长李成云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