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文章列表

Fittime朱骁潇-用户更愿意为健康的服务和结果买单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chLiw.com 发布时间:2018-09-27 09:26:01
Fittime朱骁潇:用户更愿意为健康的服务和结果买单 本文关键词:朱骁潇,fittime,减脂

文|张潇潇

FitTime睿健时代在望京的办公室里没有胖子,每天中午两个小时,大部分员工都会去附近的健身房健身。

而创办这家公司的CEO朱骁潇,反戴着棒球帽,笑容爽朗,牙齿白皙,神采奕奕地讲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即使只穿了件宽松的连帽衫,他模特般的宽阔肩膀和健壮手臂也十分惹眼。他90后大男孩的松弛形象,很难让人把他和“公司CEO”和“两岁孩子父亲”这两个压力山大的身份联系到一起。这也许是因为,即使现在管理着有140人左右的公司,他依然坚持每周健身四天。

健身这个爱好,不仅给了他好身材,也成为了他事业的起点。

这家2013年创立的专注运动健身的互联网公司,从人人网第一个健身公共主页做起,现在在微信上已拥有了超过百万粉丝,300多部自主版权的健身短视频,成为了微信健身垂直领域第一大自媒体。从内容切入,FitTime睿健时代的app形成了健身大牛云集的运动社区,基于数量庞大的app用户,睿健时代又探索出了电商和在线减脂服务。如今,专注于在线健康服务管理的睿健时代已于今年12月接受了东方富海领投5000万元的B轮融资。

内容创业:从零做到微信健身类第一自媒体

朱骁潇从高中起就在英国读书,受到英国健身氛围的影响,他从高中就开始接触健身,在华威大学读完数学系的本科时,他已经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健身爱好者了。快毕业时,朱骁潇发现,2012年,美国3亿人口中,有5000万人拥有健身卡,其中40%的人,一年会去100次以上。但是同年,中国13亿人口,只有1000万人有健身卡,真的去健身房的人可能就几十万人。对数字敏感的他看到了国内健身市场巨大的市场潜力,果断放弃了帝国理工大学的硕士offer,和朋友一起,回国开启了他的创业之路。

朱骁潇一开始想做一家健身补剂的公司,但是回国后,他发现,大众对健身并不了解,健身的氛围也不浓厚。百度“健身”两个字,全是一些特别乱的贴吧、论坛。为了把国内的健身人群聚集起来,2013年,朱骁潇在人人网上注册了FitTime睿健时代的公共主页,凭借着国外建立的健身专业知识,理科生出身的朱骁潇在3个月时间内为 FitTime 汇集了 20 万用户,通过健身内容引流,卖蛋白粉、健身服装之类的健身用品,创造了 150 万人民币的变现。

2014年年初,FitTime拿到了真格基金和险峰基金的天使轮投资。

趁着微信微博的红利期风口,FitTime在人人网时聚集的小团队输出的专业PGC内容,用简单明了的文风,快速让“平板支撑”、“马甲线”、“蜜桃臀”等健身词汇成了大众热词。8个月之后,FitTime 的微信公众号花了小半年时间积累到 40 万的用户。在 2014 年年终成为健身垂类的第一自媒体,同时在全国的自媒体中排名在前五十。因为自媒体的傲人成绩,2014年年底,FitTime 获得了经纬中国的 A 轮投资。

从互联网健身社区到健康服务:追求体验到结果

A轮的投资有好几家可选,朱骁潇考虑到经纬投了社区产品Nice、陌陌,选择了经纬。彼时他对FitTime的想象已经从“中国最大的运动补剂公司”,变成了“中国最大的健身爱好者社区”。在拿到经纬中国投资之后,朱骁潇的团队开发了App:FitTime睿健时代(蓝色logo),有工具、社区、资讯,已有的用户聚集到App上,形成了健身爱好者的社区。

此时,专注于做PGC的朱骁潇发现,利用好KOL和UGC内容生产,更能保证优质内容的产量,加速社区发展。只要发现比较有潜力的健身大牛,FitTime就会邀请他一起生产内容。在提升社区本身价值的同时,也会给大牛带来曝光和运营的扶植,甚至把他推荐到淘宝头条、今日头条、网易,等流量比我们更大的站点,达到双赢的效果。

朱骁潇赶上了好时候,一方面,从2013年起,中国互联网市场从PC端到移动端迁移的大风口下,小小的App便可拥有数以亿计的用户量。另一方面,从2013年、2014年开始,经过自媒体的宣传,健身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移动互联网健身席卷全国,计步、跑步、健身、健康等各类健身模式争相入局。

App运营得风生水起,朱骁潇却更多地看到了健身app 的问题,一方面,仅仅依靠专业的健身视频教学,数量众多的健身小白用户跟着学很容易出现动作不标准,甚至运动损伤,小白自学健身也很难坚持。在社区中,大牛人群和小白人群也不太容易产生强交互,社区逐渐形成了小白看大牛秀肌肉的模式。另一方面,视频课程本身也无法形成盈利模式。

经过反思,朱骁潇意识到,第一,国外健身软件通常走的视频付费模式,在中国行不通,因为中国人可能不太会愿意为了一个课程花这个钱,而且版权意识比较弱。更重要的是,视频app本身并不能真正帮助到用户,他降低了健身的门槛,让更多人接触到健身,真正想健身的用户最终还是要离开软件,走入健身房。

“如果用户不会为了好内容付费的话,有没有可能用户会愿意为服务付费。”基于这个想法,FitTime先做了一个“口袋私教”的一个一对一的在线健身服务项目。

“我们的初衷是用户花上1000块钱一个月,你也不用去请私教了,不管你去不去健身房,我们都可以带着你做一个一个月的从零的突击。”口袋私教召集了一批大牛粉丝,兼职做一对一的辅导,收入很好,但朱骁潇很快发现了这个业务的两个弊端。第一,健身这件事情,面对面的指导和手把手的保护其实是一个核心,这个是跳不掉的。所以在线的远程模式很有可能是不能套用到健身的。第二,健身每个人的需求都不一样,很难全部满足。

朱骁潇想到转型做减肥服务。减肥的市场非常大,app的用户中65%是女性用户,而女性永远在减肥。相比于健身,减肥的标准统一得多,方法也简单得多,人人都知道,管住嘴,迈开腿,但为什么绝大多数人都失败了呢?减肥的真正痛点是行为管理,与心理和意志作长期斗争。

健身走不通的路,在减肥上体现出了线上的优势。去健身房疯狂运动一小时可以获得一小时的深度体验,但不一定带来结果,线上长期的饮食行为管理则可以保证减肥结果,而用户愿意为结果买单。

2016年12月,拿到了5000万东方富海领投的B轮投资之后,Fit Time跟无锡体育局合作,建立一个教练基地和健康管理师基地,健康管理师以专业健身教练和营养师以及健身爱好者和部分大学里健身、营养专业的学生为主,统一培训,所有的服务已经从原本的兼职全部转向全职。口袋私教正式转型为“口袋减脂营”,从一对一的在线健身指导转型成了一个一对多的在线减肥服务。

专业打磨后的减脂营服务,1000块钱的定价,服务28天。FitTime会在用户入营第一天收集其体重、腰围、臀围、胸围等一系列数据,根据数据制定饮食和运动的方案,其后每隔一周收集一次相应的体重和腰围数据,在这28天里面,你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咨询群里的教练、营养师。

依托此前FitTime上万用户数据的分析统计,一位60公斤女性用户入营后每周的数据变化都有相应的数据可以进行参考,如果在第一周,有用户数据变化与参考数据有非常大的出入,教练会及时与用户进行沟通,对其采用新的管理方案。最终使得每位用户尽可能达到想要的减脂效果。

此外,口袋减脂营是建立在微信的基础上,入营后的用户会被按照每个用户的身体BMI等进行分班,14人为一班,每个班成员都会被拉进同一个微信群,大家每天在群里打卡沟通。FitTime还自主开发了微信机器人,它会自动收集所有成员聊天的频次和信息,遇到用户没有打卡的情况,它会把结果及时反馈给教练。

在经营减脂营的过程中,朱骁潇又一次运用了kol生产优质ugc内容的方式,邀请最成功的学员写出他们的减肥经历,再让他把这些内容抛到了淘宝头条、今日头条,在市场费用方面没有花过一分钱,仅仅依靠口碑,每个月都有免费的客流到平台上来。同时利用自己的商城,把最优质的粗粮燕麦等健康食品卖给我们的用户。提升用户减肥成功率的同时,也提高了盈利。据FitTime官方介绍,目前“口袋减脂营”已经进行了76期,服务了两万多人,每人每月平均减重5-20斤,成功率达到96%。

除了在自有app上宣传,FitTime还与运动智能硬件公司合作,为他们提供服务。购买小米手环或小米体重秤的人使用的小米运动app上接入了“减脂营”,埃微、云麦等体脂秤硬件的app上也接入了FitTime的减脂营服务。

拓展边界:着眼产后恢复及大健康领域

“意志力背后是有一套理论的,所以其实关键的是你不能把意志力放在一个容易被耗损的地方,而是把意志力花在养成习惯这件事情上面。健康方案完全可以由机器提供,但是人可以用非常多手段提高你的依从性。我一直这么定义我们的健康管理师,其实他们不是医生,他们是偏护士的角色。为什么医院里面一定又有医生又有护士呢?是医生告诉你要这么做了以后,其实你不一定会这么做。你不一定会按时吃药,你也不一定会早睡,你很有可能还会干同样的事情。”朱骁潇这样总结减脂营的成功。

认定了在线服务的商业模式后,FitTime的边界逐步开阔。依从行为管理的逻辑,FitTime开始将战略目标从减肥拓展到产后恢复和慢性病等大的健康领域。

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且用户的痛点更明显。因为妻子的怀孕,朱骁潇关注到产后恢复领域。有条件的产后妈妈可能会去月子会所做恢复,但走出月子中心后,遇到的身体和心理问题却极少有人能够解决。由此朱骁潇考虑是否也可以成立一个类似口袋减脂营的线上服务产品,只针对产后妈妈。他派公司团队去国外学习,引入美国Fit For Birth孕产康复训练体系及芬兰Koskitech孕产体适能训练体系,FitTime目前具有国内首批美国Fit For Birth认证孕产体适能教练。

耗时8个月,历经了妻子及身边好友的体验,确保这个事情可以远程,并且可规模化之后,口袋辣妈营正式推出。据朱骁潇介绍,刚刚上线的口袋辣妈营,服务几百人,目前也已经与一些母婴类的月子会所等企业达成了多方面的合作。

有了“口袋减脂营”和“口袋辣妈营”的成功尝试,朱骁潇对公司未来的想象变成了从行为管理切入,慢慢拓展到慢性病领域。长时间在减肥等健康领域的深耕,朱骁潇的思考也从健身转变到了健康本身,他不希望用户只是想粗暴地减肥,而是希望用户最终能接受一些健康的理念。

“你看古罗马的雕像腹肌、身材也很好,那个时候也没有PS,也没有蛋白粉这些东西,也没有健身房。人在很原始的时候,人的身材就可以很好。良好的行为习惯,是让你找回你身体上本来应该具备的能力。人本来应该具备的能力就是,你就是不应该酸痛的,你就是应该可以站很久,你就是应该跑很久,你就是应该蹲很久的。但是现在人已经没有这些能力了。

30多岁的人就感觉整个人就不敢运动。这个问题并不是说你去健身房健身就可以解决的,其实你要从工作、生活中间慢慢去解决这些问题。”朱骁潇说。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网站制作公司 https://www.45qun.com


上一篇:亚马逊新款Kindle官网售价2399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