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晚班兼职

印象笔记中国冒险记

作者:admin 2021-08-13 我要评论

一家2018年在国内市场拆分独立的硅谷公司,却赶上中美关系降温,这种遭遇让唐毅有些始料未及。2018年6月6日,印象...

一家2018年在国内市场拆分独立的硅谷公司,却赶上中美关系降温,这种遭遇让唐毅有的始料未及。

2018年6月6日,印象笔记宣布从Evernote分拆独立成功,唐毅任CEO。独立后的印象笔记获得红杉宽带外贸数字产业基金首轮数亿元人民币资金投入。中国资方、管理团队与Evernote均衡持股,在印象笔记的董事会上各占一席。

“中方共占2/3的股权,这种决策构造可以保障印象笔记变成一个当地公司,而不是一个硅谷企业在中国的子公司来运转。”红杉宽带数字基金合伙人徐全利告诉本刊。

印象笔记在2017年12月~2018年4、5月完全接收了Evernote源码。现在,该公司声称完成了80%的用户迁移,且陆续上线了Widget(剪藏)和Markdown等国内市场独有功能,职员从2018年初的二三十余人扩张到约100人。

唐毅告诉本刊,此次分拆较为复杂的地方在于,签约之后,法律、构造等方面的细则还需要印象笔记与Evernote双方继续配合完成;与此同时,硅谷的Evernote管理团队自十月开始发生人事变动,已有4名高管辞职(CTO、CFO、CPO和人力资源负责人),CEO也已更换。因此,后续谈判中,“一个企业会一点一滴不断地感知社会的温度、贸易关系的温度、文化冲突的温度。这个感受非常真切”。但他强调,基于双方一同认同的不变规律,合作仍然在向前推进。

Evernote于2008年推出首款多功能笔记类应用,绿色背景下的灰色大象一鸣惊人。

宽带资本董事长、北京云基地开创者田溯宁回忆,首次见到Evernote联合开创者Phil Libin时,感觉这位从俄罗斯移民美国的创业人士,非常像1918年的列宁。当时Phil Libin告诉田溯宁,每一个人的记忆都需要帮。

2018年8月3日,在印象笔记六周年派对上,田溯宁谈到,“过去六年,Evernote的进步遇见了很多的困难。大伙知晓,整个资金投入界、市场对这种存储性的公司、工具性的公司(的怎么看),从满怀热情,到了重新探索商业模式的阶段。”

解锁国内市场全部潜能

Phil Libin对于国内市场有颇多期待。2011年,Evernote管理层到访中国两三次,随后确认了它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宽带资本。入华前,它获得7000万美金D轮筹资,估值攀升至10亿USD,跻身独角兽会所。Evernote于2012年入华,命名其在华品牌“印象笔记”。

2015年,Evernote的注册用户达到1.5亿,但其商业化进程却备受质疑。

这一年,Evernote在前九个月裁员18%,关闭中国台湾、新加坡和莫斯科的3个办公室。Evernote的衍生应用服务Evernote Food、Skitch、Clearly同年关闭,用以售卖跨界合作产品的Evernote Market于次年2月关闭。原CEO Phil Libin辞职,成为General Catalyst的第四位合伙人;Google Glass负责人Chris O’Neill成为继任CEO。彼时,Phil Libin曾告诉媒体,“大家会上市,但可能还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

在国内市场,2015年Evernote迎来转折点。在用户量和付成本户量上,中国已经是Evernote第二大市场;而在整体收入上,中国立刻要赶上日本成为第二大市场。但时任Evernote中国区总经理谷懿在2015年9月宣布从印象笔记辞职。她在微博中提到,中国已经拥有1500万注册用户(非安装量),经历四年进步,从当初把美国模式照搬到中国,到目前与当地企业拼速度,“四年前不容易,四年后愈难”。

2015年,还在K&A Ventures担任风险资金投入人的唐毅,获悉Evernote正在重新寻觅中国区CEO。在做风险资金投入期间,唐毅就对Evernote颇感兴趣。他会把我们的护照、签证信息、小孩申请学校的材料等存放在印象笔记。当时,他判断,Evernote并不是消费类品牌,而是一个科技品牌,却拥有巨大的品牌号召力和独到的商品设计。除此之外,他觉得Evernote在C端拥有成为一个必不可少APP的可能性。在他看来,Evernote不应该随便地直接跳到B2B范围。

正是在如此的背景下,唐毅开始了Evernote中国区CEO的应聘之旅。他在Evernote总部先后见了数位副总裁、第二任CEO Chris O’Neil等,“绝大多数在我入职之后三个月都离开了”。

唐毅上任前,最后见到的是田溯宁。他记得,田溯宁当时告诉他,Evernote在中国需要的可能是超越中国分企业的一个定义。

唐毅酷爱极限运动,比如自由潜、帆船和马术,他本人还是能驾驭双黑钻级(顶级困难程度)雪道的双板滑雪喜好者。“最大的冒险就是什么也不做。”他说,“作为外企,在故纸堆里翻,谈老腔,下一直在下的那盘棋,没什么意义。”

上任中国区CEO后的唐毅,拥有直接向Evernote CEO Chris O’Neil报告的特权。一般而言,一个区域的高管,其KPI考核内容包括业务收入、业务花费、用户数目、活跃用户量等。“但对我的KPI,从第一天开始就是,unlock full potential of China(解锁国内市场全部潜能)。”唐毅说。

自2015年11月上任开始,唐毅便致力于推进Evernote中国区别拆独立。当时,Evernote在中国只有市场、品牌、宣传、运营和服务器维护等职能。唐毅觉得,Evernote的最重要矛盾,是构造和勉励机制的问题;面临的核心问题,是中国有没研发团队和商品权的问题;而企业治理方面,到底是通过董事会汇报,还是向对中国完全不知道的人进行一些无谓交流?他当时的信念是,“假如我不完成分拆,我忙碌的意义和有效性会减少”。

怎么样做一家成功的网络企业,而不是以海外企业的身份适应中国这个市场,这是摆在唐毅面前的风险与机会。

显然,争取独立并困难。据《财经》杂志,谈判大致分为三阶段,争锋相继围绕估值、常识产权和控制决策权。最后,印象笔记获得Evernote全部IP和源码,可以自主研发、推进我们的商品策略。

徐全利将印象笔记的独立概念为科技公司当地化进入3.0阶段。1.0时期,惠普、IBM等外企仅需培养当地的销售团队;2.0阶段,如领英,它有中方基金参股,拥有肯定的自主权、当地商品和一些股权勉励,但“还是没完全到位”,控股股东还是外方,人事和财务的决策权还在外方。

徐全利觉得,近年,“棱镜门事件”和科技公司“去IOE”(IBM、Oracle和EMC统称)行动之后,国内政策对科技公司加大了监管;而BAT崛起,网络企业的兴起,让勉励机制不够有效的外企面临人才流失。

“我觉得印象笔记是让硅谷科技公司或海外科技公司进入中国3.0版本的第一单,基本上是要把一个海外的科技公司,变成真的的当地企业,有完全独立的股权构造、治理构造,还有勉励机制。”他表示。

只有紧张狂才能存活

徐全利赞赏唐毅在印象笔记独立过程中饰演的角色,称其拥有三个基因:全球企业高管的基因,作为deal maker(买卖能手)的基因,与纯粹创业人士的基因。但现在,摆在唐毅面前的问题,恐怕也是困扰Phil Libin和Chris O’Neil,与新任Evernote CEO Ian Small的问题,即怎么样让印象笔记持续革新、找到合适我们的商业模式。

Phil Libin在2015年辞职时,网易有道CEO周枫曾撰文表示,云笔记在商业模式探索上将兵分两路,但企业应用方向现在看来机会更大。但周枫2018年9月同意本刊采访时表示,“大家在to B方向做了一些尝试,没那样理想。有道VIP(付成本户)反而更好。”

但唐毅并不想将印象笔记概念为云笔记,“大家想标榜我们的将来愿景是第二大脑”。第二大脑也是Stepan Pachikov和Phil Libin创立Evernote时的初心。

印象笔记高级副总裁乔迁告诉本刊,“第二大脑”不止是帮用户记笔记的功能,还有采集、捕捉,信息的加工处置等等,“所以大家是超出云笔记这个范畴的”。但他也表示,在国内,这几年云笔记或文档类的商品愈加多,比如石墨文档和腾讯文档以协作的方法进入市场。

“一方面,体现出用户需要一直都在,大厂也看到如此的机会进去;另一方面,印象笔记将来可以承载的内容会更丰富。”Evernote在美国跟GoogleDrive体系是打通的,可以非常轻松地把Google文档作为附件添加进Evernote。乔迁表示,印象笔记将来在国内也会对接在线文档生态,“生态愈加丰富了”。

被问及在线文档与云笔记是不是面临角逐时,石墨文档开创者兼CEO吴冰告诉本刊,二者用户是会重叠,但一直是不一样的场景。吴冰本人也是印象笔记的用户。现在,石墨的营收出处主如果个人高级版用户和企业用户,后者占比更高。现在,石墨已经开始尝试广告,此前吴冰曾预计,假如广告做起来,to C的这一部分收入可能会大于企业收入。

对于近年印象笔记的表现,他觉得,最早的印象笔记还是相当棒的,“我感觉应该还有更多优化点,跟最早接触相比,感觉没太多新的东西。”

唐毅告诉本刊,将来,印象笔记将围绕三个方面进步,一是第二大脑会得到新的诠释;二是更好地服务工作场景,但“大家不会举着大旗帜说进军to B”;三是常识和内容方向。

印象笔记独立后,完成了云迁移、新APP上架,上线Markdown、Widget剪藏,商品更新步伐明显加快。同时,印象笔记陆续推出了大象识堂、大象学院和大象好物商城小程序。唐毅表示,大象识堂、大象好物、大象学院,是为了更好地支持客户体验,“好物是用户对于大象品牌的寄托,大家把它放到一个物理的商品上。”被问及大象好物商城与Evernote Market的关系时,唐毅表示,Market是将销售产品当成一个收入出处,但大象好物绝不是印象笔记的主要收入出处,它是纯粹为了承载情感,宣传品牌,“大家不是个电子商务公司”。

事实上,在分拆独立获得的成就里,Evernote与印象笔记达成一项限制性条约:Evernote向印象笔记开放所有商品源码,但仅限于“大中华区”(包括港澳台)用,两年之内,双方商品技术开发的常识产权相互免费授权。同时,Evernote针对企业服务的常识商品也同样免费授权给中国团队。现在印象笔记团队近半数职员“是要直接碰代码的”。

印象笔记重新起航,而Evernote正迎来第三任CEO。Chris O’Neil辞职之前,在宣布裁员的内部信中表示,Evernote在2018上半年营业额增长了20%,现在处于稳定的财务情况中。据TechCrunch报道,Evernote正在进行新一轮筹资,但该公司此轮估值可能会低于几年前的12亿USD。

“原来Andrew S. Grove(安迪·格鲁夫)写过一本书,only the paranoid can survive,中文翻译成偏执狂才能存活。我翻译成只有紧张狂才能存活。”唐毅说,“你只有每天担忧着,每天未雨绸缪,才能跟上甚至超越用户的期望值而迎来快速进步。这是大家喜欢的状况。”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