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氧之痒:医美之上,负面之下
本文摘要:“我只给三种人花时间:好看的人、好玩的人、好看又好玩的人。”这是作家冯唐在随笔集《无所畏》中写下的宣言。近日,它在一段冯唐对话名嘴蔡康永的视频中第三出现。蔡康永也
“我只给三种人花时间:漂亮的人、好玩的人、好看又好玩的人。”这是作家冯唐在随笔集《无所畏》中写下的宣言。日前,它在一段冯唐对话名嘴蔡康永的视频中第三出现。蔡康永也提到,在IQ、情商以外,还有美商。

“好看”“漂亮”所代表的颜值经济,已成为当下社会的主流风向。作为颜值经济的分支之一,医美整形行业正乘风直上。

5月2日,创立不到6年的新氧科技(NASDAQ:SY)登陆纳斯达克。依据该公司简介,旗下新氧APP及网站在2017年的独立访客就已达1.14亿人次,超越美国realself.com。新氧上市后的表现亦可圈可点,在中概股中,它是仍未破发的少数派。

硬币的另一面是,医美行业黑产凶猛。

一份《医美行业黑皮书》显示,中国医美行业非法执业者数目是合规执业者的9倍。中国黑诊所数目已超6万家,是合法诊所的6倍;黑诊所年手术量为合法诊所的2.5倍,超2500万例。每年黑诊所约发生4万起医疗事故,手术感染、疤痕紧急等问题数见不鲜。

就在近一个月前,新氧自己也经历了一次非议。新京报调查称,新氧平台入驻的部分医美机构,存在销售违禁肉毒素等药品行为;作为其要紧的医美社区生态一环,顾客的“漂亮日记”、评价、问答,也存在代运营、代写、代刷的造假现象,并形成一条龙服务的互联网黑产。这让新氧股价连续两日累计跌幅达11.4%,市值蒸发近2亿USD。

在魔比佛多的医美行业,新氧要怎么样给求美者打造一道信赖的屏障?上市后,它又有什么样的计划?8月初,在一场媒体交流会上,新氧开创者兼CEO金星给出了答案。

对抗黑医美

“牵着你那纤细微凉的手,贴着你温顺的脸颊,无数次呼唤你的名字,却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7月21日,ID名为“刘艾冬”的用户在微博写下独白。16天前,其妻来到大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进行隆胸手术,但术中出现心脏骤停,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如《医美行业黑皮书》所述,在求美的道路上遭遇医疗事故,甚至因此丧生的人,“刘艾冬”的老婆远不是个例。

在媒体交流会上,金星也表示,中国医美的黑产体量很大。2018年,中国医美行业大概是2000亿元的规模,光黑产就有1200亿元。

“这个行业常常是黑医美机构在惹事,但背锅的大多数却是合法的医美公司、医美机构。”金星叫苦不迭。

金星介绍,不少黑医美机构没合法医疗机构的牌照,甚至连美容会所都不是,只不过微整工作室,在朋友圈通过微商做宣传。大多数人可能只上了几天培训班,就给求美者打针。它们的药品可能也是从非合法途径获得的假货。这种新闻数见不鲜。

“每一次如此的事件出现,整个医美行业就会迎来一波监管的大检查。而检查机构检查的总是是合法的医美机构,譬如卫健委只对医疗机构有执法权,那些美容会所、工作室是非医疗机构,卫健委对它们反而没执法权。”金星介绍。

无独有偶,韩媒日前也揭秘了韩国整容业乱象:韩国保健福祉部通过调查美容专业网站发现,在2400多个美容广告中,违法比率占到44%,发布不真实信息、夸大成效的现象常见存在。除此之外,尽管韩国法律规定医疗中介费最高不能超越治疗总成本的30%,但不少中介的佣金超越了50%,这部分成本都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

作为一个在中、韩等多国有业务布局的医美社区和交易网站,虽不是医美机构,但新氧也常常中招。

新京报的报道刊发后,新氧向《中国企业家》回话称,文章提到的医美机构并未在新氧上架违禁药品SKU,新氧还自称已第一时间对涉事机构进行了下架,并将配合监管部门对涉事机构的后续处置。至于文章中提到的有黑产公司提供不真实日记代写服务,新氧称内部调查小组在第一时间对有关竞价推广账户和日记进行了封禁。

新氧还提到,针对行业水货、假货、违禁商品泛滥的问题,新氧已于今年3月打造“真品网盟”,推出四大举措,分别是打造机构原厂认证、药品扫描二维码验真、大夫授证分级、医美信息百科等。

而对于平台用户产生内容,新氧有三重审核机制,包括人工智能自动关键字、图片审核、人工审核,对可疑内容打标签、提醒用户注意。在三重审核方案下,天天有近1/3的日记没办法通过平台审核,仅在2018年,新氧就在平台上封禁作弊违禁账号71万,删除作弊违禁主贴15万,删除作弊违禁评论232万。

将来,针对医美日记,新氧将上线人脸辨别技术,通过用户人脸及账号绑定信息进行交叉验证,在用户发表视频漂亮日记的时候,增加面部动作审核等,进一步提高平台审核能力。

新氧能否给求美者打造一道信赖屏障?

自2013年创立,新氧一直争议不断,包括“靠刷单导流”“筹资造假”“持续过度宣扬整容上瘾”“管理不到位致使内部贪腐”等。医疗垂直媒体多肽链开创者严睿甚至公开撰文称,“新氧上市后,被美股做空机构狙击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不过,金星对做空言论好像并不在乎。他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做空是一种商业模式,通常来讲被做空的公司都是股价有过非常大涨幅,如此才有做空的空间,新氧的股价现在一直是比较低的。”

国内某网络医美平台开创者告诉《中国企业家》,从长远来看,医美无疑是很朝阳的产业,市场会愈加大。但近期集中爆发的这部分负面舆论,可能会引发国家政策层面的管控,或将致使医美行业在将来两三年内陷入低谷期。

更大的野心

从官方披露的数据来看,新氧在医美垂直范围遥遥领先。

新氧称其在注册用户数、在线买卖金额、在线订单数、日/月活跃用户数、认证医美机构数、认证机构覆盖城市数等多个指标上,都是1、。在中国的医美APP市场份额上,更是占到84.1%。

金星援引易观千帆2019年6月的数据显示,新氧APP的月活跃用户人数约为256万,高于很大夫在线、微医等,仅次于平安好大夫。

“从这个维度来看,大家可以说是全国第二大网络医疗平台。虽然大家是网络医美平台,但大家的流量已经超越绝大多数网络综合医疗平台了。”金星表示。

一位医疗行业的长期察看者则向《中国企业家》评论,消费医疗的流量或所谓月活数据,相比严肃医疗,也是价值差距很大的。一些头部网络医疗公司尽管现已式微,但市场影响力也远高于新氧。

无论怎么样,对于现阶段的新氧而言,一方面,仍需在医美范围深耕细作,与医疗(特别是合法医疗)做更深入的链接。另一方面,也需要探寻新的增长和突破点,真的迈入网络医疗的第一梯队。

或鉴于此,新氧提出了“一纵一横”策略。

横向上,新氧2018年底已开始向齿科范围扩展,将来还将向皮肤科、眼科、妇产科、高档体检、国外医疗等品类进行复制。

以齿科为例,金星介绍称,中国有近10万家齿科诊所,大多数都是小诊所。对一家齿科诊所来讲,70%的收入来自正畸、种植牙、牙贴面这种高客单价的项目。曾有网络传播平台,通过帮齿科机构售卖很多底价洗牙券,进行高客单价项目的导流。消费者花69元或99元,就可以团购一张洗牙券。但即便洗一口牙,也要大约45分钟,配套一名牙医、一名护士、一把牙椅。几十块钱的客单价里,机构基本没收益,而且实际转化的比例极低。

“这是无效的推广方法。”金星强调。

新氧开创者兼CEO金星。

新氧为何要做齿科?新氧发现,正畸、种植牙、牙贴面这部分项目跟医美很像——人群以女生为主,客单价高,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强,决策周期也非常长。而新氧在医美范围的打法,使得很多的消费者想推荐自己做正畸或种植牙的经验。

试水齿科半年后,新氧交出了成绩单:在以内容+大夫+预约的模式下,平均客单价超越3000元,底价订单占比35%,合作机构超越1500家。

“虽然大家目前合作数目还较少,但成长速度飞快。预计最晚到明年,大家就会达成反超,成为国内齿科范围最大的网络平台。”金星介绍。

至于品类扩张的逻辑,金星提到了三点:1、消费医疗(与严肃医疗对应),即大多数是改变性质,让自己变得更好;2、小心决策,即有风险,需要很多的信息和内容帮消费者做如此的决策;3、高客单价,可帮机构减少拓客本钱,亦让消费者享受更打折的价格。

“将来医美仍是新氧的业务重点,80%的资源会用在这上面。但目前企业的规模已经到了可以去拓展第二和第三个范围的时候,大家感觉尽快去拓展最好,给它一个成长的空间。”金星告诉《中国企业家》。

不过,几乎每一个新氧要拓展的专科范围,都自成赛道,有大大小小的竞品公司:皮肤科范围的皮肤宝、眼科范围的目邻、体检范围的康康体检网、国外医疗范围的优翔国际等,与京东、天猫、美团、平安好大夫这部分较综合的公司。

上述国内某网络医美平台开创者亦向《中国企业家》指出,往横向去进步,是一个企业做大的必然趋势。但消费医疗电子商务重在服务,更多是非标的。一旦横向拓展,一定要进行精细化运营。因此,怎么样把控好服务环节,是新氧以后会面临的比较大的挑战。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