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我渴望赢
本文摘要:我渴望赢,有人说人是为胜利而生的,不是吗?极幼小的时候,大约三岁吧,因为听外婆说一句故乡的成语"吃辣——当家",就猛吃了几大口辣椒,权力欲之炽,不能说不惊人了。倘若我

我渴望赢,有人说人是为胜利而生的,不是吗?

极幼小的时候,大约三岁吧,由于听姥姥说一句故乡的成语"吃辣——当家",就猛吃了几大口辣椒,权力欲之炽,不可以说不惊人了。

假如我是英国贵族,大约会热中养马赛马吧?若是中国太平常代的乡坤,则不免要跟人斗斗蟋蟀,但我是个在台湾长大的孩子,习惯上只能跟人比功课。

六年级,深夜,还坐在同学家的饭厅里恶补,补完了,睁开倦眼,模黑走夜路回家。

升学这一仗是不可以输的,奇怪的是那样小的年龄,也非常诡诈的,总是一面偷愉念书,一面又装出舍身殉难的气概,仿佛自己全不在乎。

考取北一女中是第一场小赢。

而在家,其实也是霸道的,有一次大妹执意要妈妈给她买两枝水彩笔,我大为光火,觉得她只须借用我的那枝旧笔就好了。

而妈妈居然听了她的话去为她买来了,我不动声色,第二天便需要妈妈给我买四枝。

"为何要那样多?"

"老师说的!"我决不改口,其实真的的原因是,我在生气,气妹妹不知节俭,好,要浪费,就大伙一块儿浪费,你要两枝,我就偏要四枝,我是不可以输给其他人的!

妈妈果然去买了四枝笔,不知为何,那四枝笔仿佛火钳似的,放在书包里几乎要烫着人,我暗暗立誓,而今而后,不要再为自己去斗气争胜了,斗赢了又怎么样呢?

有一天,在小妹的书桌前看到一张如此的纸条:

下次考试:

数学要赢XXX

国文要赢XXX

英文要赢XXX

不觉失笑,争强斗胜,一至于此,不但想要夺总冠军,而且想一项一项去赢过其他人,多累人啊——然而,妹妹当年活着便是要赢这一场艰苦的仗。

至于我一个人,后来果真能淡然吗?有些时候,当隐隐的鼓声扬起,我不觉又执矛挺身,或是写一篇极难写的文章,或是跟"在上位者"争一件事情。

争赢求胜的心仍在,但真的想赢过的总是竟是自己,要赢过我们的私心和愚蠢。

有一次,在报上看到英国的特攻队去救出伊朗大使馆里的人质,在几分钟内完成任务大获全胜,而他们的工作箴言却是"Who dares wins"(勇于敢者胜)

我看了,气血翻涌,立刻把它钉在记事板上,每天看一遍。

行年渐长,对一已的荣辱日渐不以为意了,却像一条龙一样,有其颈项下不可批的逆鳞,我那不可碰不可输的东西是"中国"。

不是地理上的那块海棠叶,而是我胸中的这块隐痛:当我俯饮马来西亚马六甲的郑和井,当我行经马尼拉的华人坟场,当我在纽约街头看李鸿章手植的绿树,当我在哈佛校区里爱抚那驮碑的赑屭,当我在韩国的庆州看汉瓦当,在香港的新界看邓围,当我在泰北山头看赤足的小孩凌晨到学校去,赶在上泰国政府规定的泰文课之前先读中文……

我所渴望赢回的是故园的形象,是散在全世界有待像拼图通常聚扰来的中国。

有一个名字不容其他人污蔑,有一个话题绝不容其他人占上风,有一份旧爱不准他人来置喙。

总之,只须听到其他人的话锋好像要触及我的中国了,我会一面谦卑地微笑,一面拔剑以待,只须有一言伤及它,我会立刻挥剑求胜,即便为剑刃所伤亦在所不惜。

上天啊,让大家赢吧!

大家是为赢而生的,必要时也可以为赢而死。

因此,其他的选择是没有的,在这唯一的奋争中给大家赢——或者给大家死。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