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手机兼职

五道口最后的绝唱

作者:admin 2021-08-09 我要评论

东经116°、北纬39°。110年前,一列火车从远方向这里徐徐驶来,隆隆的汽笛声将这片土地唤醒,一个全新的名字由此...

东经116°、北纬39°。

110年前,一列火车从远方向这里徐徐驶来,隆隆的汽笛声将这片土地唤醒,一个全新的名字由此诞生。

后来,它变成了大家熟悉的“民间硅谷”和“宇宙中心”;再后来,当初见证过它繁华的那些人又亲眼目睹了这颗新星的陨落,它就是京包铁路的第五个道口——五道口。

南有知春路、北靠西二旗、西临中关村、东边八大学院环绕,绝佳的地点和优质资源,让五道口在以前获得“宇宙中心”的称号一点都不为过。

十几年前,清华北大的学子从这里启航,在华清嘉园拥挤又不透风的塔楼里将代码敲击成梦想,随后又在梦想发芽之际将其移植到更为广阔的清华科技园,让它们恣意成长。

他们在楼下的咖啡店里约见资金投入人,偶尔偷懒发呆一小时;他们很长时间才会进一次天天经过的**,将创业的重压和焦虑在音乐和酒精的碰撞中震得粉碎;一夜放任至凌晨六点,天还未亮的北京,他们终于可以吃到地铁口不需要排队的枣糕王......

十几年后,过去的学子梦想成真,但不断加码的估值和日渐响亮的名声却抵抗不了这里高房价的“驱逐”。他们只能挥手告别,携带几千名职员和上千万的年租金,浩浩荡荡地离开了这个“生我养我却容不下我”的地方。

从升起到陨落,高企的房价,好像成为了五道口最后的“绝唱”。

华清嘉园——无处安放的梦想

“宿华还在我手上买过两套房。”

李基言语淡定,好像已经见惯了这种与名人交际的场面。可以“结识”海量名人,与他所从事的职业与企业的地点不无关系。

作为一名房地产中介,李基有机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租房者和买房者。在这部分人当中,遇见一些名人或者“潜在名人”的概率并不算小。而因为他所负责地区的特殊性,这一概率又大了不少。

特殊缘于其公司店铺所在的小区——全中国过去离天使资金投入人近期的地方——素有“民间硅谷”之称的华清嘉园。

摄影:Autumn 出处:子弹财经

华清嘉园能获此殊荣,全因它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全部优势。

天时,始于本世纪初那场网络泡沫的破裂;在那之后 ,整个创投圈又开始迎来新一轮的兴盛。

彼时,王兴放弃了美国特拉华大学的博士学位,于2004年回国创业。清华毕业的他在师兄唐阳同时也是他第一位天使资金投入人的建议下,将办公室从学院路海丰园的一个“小黑屋”搬到了距离母校千米不到的华清嘉园。

在那间著名的6号楼803室里,王兴携带一个小十人的团队,经过近十次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不断尝试,终于在这个不足百平的居民房里塑造出了校内网、饭否、海内网等响彻一时的明星商品,直到十年前美团诞生。

“他们当初选择这里其实非常重要的还是由于地点好,而租金却很实惠。”

在房产行业已经“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李基,对房市的第一手消息十分敏锐,也十分熟知北京区域特别是五道口一带的房源房价等信息及其历史进步。

依据他介绍,华清嘉园第一期于2000年开盘,当时每平方米的价格仅为4500(元,后同),三年后伴随五道口地铁站的开通,它的均价也没过万。

“那时候,你如果想租对面(华联大厦)一间100平方米左右的办公室,每一个月至少要花25000以上,而华清嘉园一套相同面积的两居室才不到4000。”

回忆起当时创业人士们的窘境,李基不无感叹,“他们大多是附近毕业的学生,早期都没什么钱而且团队也不大,所以居民楼相对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除去地点和租金本钱的优势以外,五道口浓厚的学术环境和火热的商业环境也是吸引创业人士们驻足停留的主要原因。

清华、北大、地大、林大、农大、北语、北航等多所著名高校聚集于此,世界前沿的科技成就和思维方法在这里落地生根、相互碰撞,创业的种子也在莘莘学子的心里发了芽。

除此之外,中国金融系统的“黄埔军校”——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也诞生于此,全国顶尖的金融人才由此源源不断地向外输出,成为这一范围的中流砥柱和灵魂骄傲。

摄影:Autumn 出处:子弹财经

凭着这样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华清嘉园成了青年们的“创业圣地”也就司空见惯了。

除去王兴和他的美团,吴世春和陈华也在这里成立了酷讯,网易副总裁周枫和几个清华毕业生在这里搭建了刚开始的有道搜索平台构造,还有林应明和段晖的一见互动,徐易容和谌振宇的漂亮说、抓虾网,曹炜斌和李金波的即时通讯哈达网,冯鑫的暴风影音……

这部分多年以前还籍籍无名的创业人士,因着性价比的优势搬进了这座拥挤狭长的居民楼里。从那时起,华清嘉园便在中国网络的进步历程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清华科技园——留不住人的悲哀

假如把华清嘉园看作是一个“民间孵化器”的话,那清华科技园就是名副其实的“合法军”,也是“民间队伍”进步壮大之后的聚集地。

从华清嘉园到清华科技园,既是团队扩大的原因使然,也是不能已而为的无奈之举。

“他们其实是被逼走的。”李基概要道,“主如果租金愈加高,而且还不让商用。”

“子弹财经”获悉,从2000年到目前,华清嘉园的房价已由4500涨到超越十万每平,一间100平米的两居室租金也由不过千元涨到了15000。涨幅惊人的房价和租金,令已经入驻的创业人士们不能不另谋出路,而本想进来的创业人士们也只能望而却步。

雪上加霜的是,有关政策的颁布也是他们没办法迈过的一道坎。2012年,依据《公司法》规定,所有民用住宅一律不可以再用作商业注册地址。

与华清嘉园隔路相望的清华科技园成了创业人士们的最好选择。

“快手就是从那边(华清嘉园)搬到大家这里来的。”虎哥是清华科技园的一名物业职员,对于在这几栋大楼里进进出出的公司和团队早已铭记于心。

2013年底,宿华携带十来个人挤在华清嘉园的一套小三居里,中国短视频行业里程碑式的商品——快手在这里异军突起。

仅仅过去了一年,快手的日活已经超越1000万,小小的民宅里已经容纳不了日渐壮大的团队,清华科技园成了下一站大本营。

“当时他们来的时候租下了B座的一层楼,大概七八十人的样子;没过多长时间又把楼上的一层给租了下来,团队也扩大了两倍;再后来,三层四层…直到整栋楼都是他们的了;最后,连旁边的同方科技、文津**都有他们的团队,不一样的地方还要用班车接送。”

快手的飞速崛起让虎哥惊叹不已,人来人往的各轮筹资和各种参观好不热闹。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他还为有一次由于轮休错过了见到马化腾的机会到今天仍懊恼不已。

“不过我见过宿华好多回,但他实在太低调了,每次我跟他打招呼,他立刻就把头低下去了,然后小声地回话一句。”

除去快手,入驻过清华科技园的还有2004年搬进去的搜狐、同年诞生的搜狗、2006年入驻的Google,与微软、网易等网络知名企业,大楼外面不断更换的各大企业的logo见证了这个园区昔日的辉煌。

但眼看着一家家独角兽公司不断成长、壮大,清华科技园却好像难以逃脱和华清嘉园一样的宿命:引人容易留人难。

“去年年底开始,快手的人已经开始慢慢都搬走了,今年新年一过,基本上就已经全搬空了。”谈到快手的撤离,虎哥言语之间难掩一股失望之情。“其实主要还是租金太高了,留不住人。”

和华清嘉园一样,日益高企的租金成了各个企业“逃离”此地的主要导火索。

依据有关数据显示,清华科技园每平方米的日租金高达近8元,是附近西二旗写字楼的两倍还多。

因地而来,随风而去。

昔日给这座园区增光添彩的“明星”企业们纷纷离开,选择了性价比更高的后厂村、望京等地,留下的都是不能离开这片土地的技术和教育公司,如商汤和各类培训企业,与唯一一家网络老牌企业——搜狐大厦孤零零地屹立在园区的旁边。

摄影:Autumn 出处:子弹财经

“那搜狐为何不搬走?”

“由于人家以前就把那栋楼买下来了。”

陨落的宇宙中心

五道口高校林立,全国最顶级的教育资源吸引着国内外海量的出色学子蜂拥而至,周围的房价也跟着水涨船高,而与华清嘉园一街之隔的中关村二小更是为房价的疯狂暴涨“加了一把火。”

“可以这么说,华清嘉园目前只有三分之一房屋是居民自住,有三分之一是周围的老师和老板在搞资金投入,剩下的三分之一基本上都是二小陪读的。”

李基所说的中关村二小在北京重点小学的各种排行榜中长期盘踞前十,吸引着无数的家长前来购房入籍。尽管今年元旦当天,海淀区官方已经宣布取消学区房,但望子成龙的家长并没因此停下脚步。

“毕竟资源都在这里呢。”李基一语中的。

就是李基口中的“资源”,致使华清嘉园从交盘到目前,二十年不到的时间里房价已经翻了二十多倍。而日益增长甚至畸形的高房价,好像已经把五道口推进了一种奇怪的恶性循环。

“这两年我携带看房的顾客几乎没说是要来创业的,现在这个小区里还剩的创业人士估计都可以以个位数来计算了。”

而清华科技园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虽然迎来了日益壮大的团队,却终因不可企及的高租金又将他们一步步“逼”出了这栋大楼。

连周围的商业配套也遭到了牵连。

作为创业人士们约人见面或者偷懒发呆的两个去处,桥咖啡和雕刻时光一路见证了五道口的进步和成长,但两家门店最后还是没能逃过高额租金的重压,分别于去年6月和今年1月相继关闭。

“甚至连有的知名度的品牌都活不下去。你看,那边原来有一个儿童服装品牌balabala,但开了不到一年就破产了,目前这里活的时间最长的就是麦当劳和肯德基这两个世界品牌了。”

顺着李基手指的方向看去,作为五道口主干道的成府路上,几间商铺的大门紧闭,上面“出售”“招租”的几个大字看上去格外显眼,空荡荡的门前只剩下下班高峰期的熙熙攘攘。

摄影:Autumn 出处:子弹财经

甚至连之前最热闹的****都开始慢慢陷入沉寂了。

入夜十一点,本应是五道口夜生活的开始,但在这里最有名的**——GLOBAL CLUB门前,已经没了往日的喧嚣,只有几个**的员工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百无聊赖地低头玩着手机。

摄影:Autumn 出处:子弹财经

“前几年早上上班的时候还常常可以’捡尸’,店门口的花坛上总会躺着几个喝得不省人世的女孩,但目前这样的情况基本已经看不到了。”

李基一再强调,除去政策和经济的原因外,导致这一现象最大是什么原因就是房价太高,留不住人。

采访结束的第二天,李基在朋友圈发出“第一手消息”:中关村一小和三小招生无变化,向家长们昭告着高价降不了,房屋依旧俏。

依旧坚挺的高房价,好像成了五道口最后的绝唱。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