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48名敢死队员江边伏击日军炮艇 击毙日军|旺遍天下2012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chLiw.com 发布时间:2015-07-08 11:45:50
48名敢死队员江边伏击日军炮艇 击毙日军司令

前言

发生在长乐市玉田镇的琅尾港战斗,规模很小,双方参战人员总数不过150人,属于连排级伏击战,但当时福州刚沦陷,有一股敢于言战的队伍出现,无疑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次战斗中,抗日游击队利用有利地形,采取伏击战术,以48人对敌100余人,歼敌42人,其中一名系日军中佐守备司令,而自己无一伤亡。

这场小小战斗后来还引发了连锁反应,长乐一带的群众被胜利感染,纷纷起来斗争,最后甚至逼迫日军撤出长乐县城。基于此,东南快报(微博)报道组近期选择关注这场战斗。另根记载,1941年4月进攻福州的日军主要有三支:日军陆军华南方面军所属第四十八师团及臭名昭著的第十八师团,另外还有日本中国方面军所属海军第二遣华舰队。攻占福州后,日军第十八师团返回驻地,第四十八师团驻守福州,所以被长乐游击队击毙的日军中佐,比较大可能属于日军第四十八师团,级别至少是副联队长级,而第四十八师团则是由参加南京大屠杀的日军战力最强的第六师团的第47联队在1940年底组建。

如此追溯,这个日军中佐死于长乐抗日游击队之手,也是其恶贯满盈、嚣张跋扈、蔑视我中华民族而必遭此劫。

□东快记者吴剑杰刘兴文/图

日暮之下,从长乐市玉田镇穿过的洞江,波澜不惊。只有偶尔行驶过的小船发出鸣声,才隐约让老者想起七十多年前的那场战斗。

“当时他们就藏在那片林子里。”陈国榕指着江对岸的一片丛林告诉东南快报(微博)记者。没有人知道,当时由长乐抗日游击总队副总队长林宝荣带领,藏在桔里的48个敢死队员,等待日本炮艇渐渐进入埋伏圈时的复杂心

陈国榕是长乐一名退休老师,他从父亲陈子熙处获知了这场战斗的相关细节。他说,那场战斗只持续了几分钟,炮艇上的42个日本兵全部被歼,其中包括时任日马(尾)营(前)地区守备司令的中佐一名,而游击队员则全身而退。

那是1941年8月4日,值福州第一次沦陷已有三个多月。多年以后,村里人们谈起琅尾港等抗日事迹,仍像唠家常,不过他们中鲜少人知道,这也是沿海抗日游击队最辉煌的一战。

获知情报

日本守备司令将视察工事游击队部署伏击战

“当时很多游击队员都抢着要打这场伏击战”,谈起琅尾港战斗的点滴,97岁的陈子熙显得云淡风轻。他曾是中共闽浙赣省委(即福建省委)领导下的长乐抗日游击队总队参谋长陈亨源的秘书。

据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所出的《福建抗战纪事》记载,1941年,初建的长乐抗日游击队两次清剿日伪军,并两次成功狙击在江田区“扫荡”的日军。日军为了切断江田方向的游击队和玉田等地联系,强迫当地群众在玉田至罗都的大道要口挖了壕沟。8月上旬“遮断线”工事竣工,游击队从多方渠道得知,日本马营地区守备司令官中岛中佐将于8月4日率100多名日军,分乘汽艇,前来视察。

得知情报后,陈亨源与陈金来、林宝荣、陈振先等人,部署伏击作战计划。

桔林伏击鬼子陷入泥坑像萝卜一样成了活靶子

经过挑选,48位游击队员组成敢死队,分为三个小组。而陈金来、陈亨源等派人考察了当时日军可能行走的路线,挑选埋伏之地。

陈子熙说,琅尾港小冬浦是日本兵返回的必经之路,江面低且河道窄,退潮之时,江内会有一丈左右的淤泥,而江旁桔林密布,每棵桔子树下还耸起了一小堆六七十公分的土包,便于游击队员隐藏,是个天然打伏击的好地方。

8月4日暮,日军在东渡第四区伪维持会会长陈望溪的招待之下,酩酊大醉之后,登上了汽艇,准备返回营前。

汽艇的马达声越来越响,天空飘的浓烟也越发清晰,小冬浦桔子林里的游击队员已埋伏多时,“一挺捷克式机枪、40多支步枪和一批手榴弹”,这是他们所有家当,时任敢死队班长的林得利曾回忆,时值酷暑,首先进入埋伏圈的艇上敌军醉意未消,部分日寇躺在甲板上在凉伞之下纳凉。

游击队员发动进攻,陈子熙说,由于正值退潮时分,江面距桔子林高差近一米,游击队员居高临下,加上突然袭击,日寇猝不及防。短时间内枪声大作,江面上混杂着哀嚎声,随之而起的波浪翻滚着污泥和血渍,日艇急忙向岸边靠近,但最终搁浅,艇上的日本兵慌了似的往江里跳,但被江内淤泥陷住。

“鬼子陷入泥坑,像萝卜一样成了我们的活靶子”,陈子熙哈哈大笑,此战,艇上的鬼子被全部歼灭,其中包括马营司令中岛中佐,分队长村野及以下官兵42人。陈子熙说,战斗前后不过持续了数分,日本另一艘敌艇已靠岸登陆救援,游击队则迅速撤出阵地,48人无一伤亡。

连锁反应

慑于琅尾港战败日寇再不敢下乡骚扰

福清江镜镇酒店村村民69岁的念陈勇告诉东南快报(微博)记者,其从母亲处得知,当时48人敢死队由好几个地方的游击队成员组成,父亲念长金也参加了这场战斗。

他表示,之所以会关注到这场战斗,是因为这场战斗战损率极低,是福建沿海沦陷区抗日游击战中战果最辉煌的一次。战斗结束之后,中共福建省委及华中局都对此进行了嘉奖,由于当时的长乐、福清等地的游击队集中由长乐县县长,同时也是长乐抗日游击总队队长的刘润世统一指挥,当时国内主要报纸对此还做了专门报道。

陈国榕也长期关注这一战,他从其他老同志的口中得知,当时有听闻,随后赶来的敌艇将倒在血泊里的日本士兵尸体打捞到县城焚烧,军部内降旗致哀。

而且据其他老同志回忆,日军在琅尾港遭重创后,再也不敢大摇大摆地下乡“扫荡”,但在外围据点的日兵仍时常小股流窜骚扰。

当年的8月12日黎明,驻守在金钟湖山炮台的日军8人下山,闯入雁头村,劫夺财物,还强奸妇女两人。当地村民即集中二三十人,设伏于日军归路莲柄塘山,以扁担、镰刀打杀6人,逃脱2人。群众料定日军必来报复,遂全乡疏散,并在墙上写满抗日标语。次日,日军大队人马进村,见到满墙抗日标语,明白村民早有防备,且慑于琅尾港新败,心有余悸,只得草草收兵。日军联络官授意伪维持会汉奸从中调停,强索15000元法币了结,此后再也不敢下乡骚扰。

1941年9月3日,日军撤出长乐。游击队已先期得到情报,由刘润世留守玉田,其余人员分兵两路,收复县城。陈亨源率东路,由东关街进,林宝荣率西路,由河下街进,袭击日军尾后,保证县城安宁。

这天,县城万人空巷,欢声雷动。

>


上一篇:女子做饭睡着厨房起火 消防官兵破门才惊|鲜见大龄考生 下一篇:沈城将现新职业:头皮专业管理师月薪将达万|斯威士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