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平顶山市人大原主任忏悔书:红包变“炸|174 123 15 23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chLiw.com 发布时间:2015-07-04 13:12:32
平顶山市人大原主任忏悔书:红包变“炸药包”
薛新生
薛新生

  映象网讯(记者 巫晓 通讯员 翟耀)7月2日,记者从河南省纪委官方微信公众号“清风中原”获悉,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平顶山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薛新生写下了一封“忏悔书”,反思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薛新生,男,1955年4月生,修武县人。汉族,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曾任平顶山市第九届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2年4月26日,薛新生因严重违法违纪被“双规”。2014年4月28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薛新生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薛新生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完全忘记领导干部廉政从政准备要求

  我在廉政方面之所以犯了严重的错误,有其深刻的错误思想根源:

  一是错误地认为共产党员的党性原则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与市场经济的规则严重对立。党性原则要求共产党员、领导干部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大公无私,先公后私,不能为自己谋取任何私利,而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则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为追求利益最大化可能会不择手段,所以,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党员和领导干部都将受到市场经济消极因素的影响和侵袭,很难做到廉洁从政。

  二是错误地认为国家公职人员的待遇还比较低,和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相比反差太大,和国有垄断行业相比,分配上严重不公。

  三是错误地认为我国目前总体上还处在体制转型和市场经济的探索期,在这个时期发生腐败是不可逾越的阶段。

  对廉洁从政极其错误的思想认识,导致我完全忘记了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和领导干部廉洁从政准则的要求,一步一步走入误区,走入歧途。

  堕落从“小红包”开始 变成了“炸药包”

  很多领导干部的堕落都是从收受“小红包”开始,最后走向犯罪的深渊。

  薛新生也是如此。他在忏悔书中说?

  收受礼金是我经济问题的开始,但我却认识不到,久而久之发展到来者不拒的地步。

  我刚走上领导岗位时,对下级单位领导同志逢年过节送的礼金,我保持很高的警觉,坚决不收。但随着位高权重,特别是担任组织部长后,逢年过节,给我送礼的人不断增多。

  面对这种情况,我没有能够以共产党员的标准和廉洁从政的若干准则来要求自己,告诫自己,没有经得起考验,而是思想进一步错位,主要错在四个方面:

  一是认为我国是礼仪之邦,讲究礼尚往来,逢年过节下级看望上级也是情理之中;

  二是认为逢年过节送礼者不少是下属,如果拒收,他们会感到我对他们不信任,得罪了他们对今后开展工作不利;

  三是认为我年龄大,在平顶山工作时间长,逢年过节送礼者是出于对我的尊重,不能冷落他们的心情;

  四是认为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朋,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能自持清高,逢年过节接受一些下级的礼品礼金,在廉政建设上不算大问题,又拉近了和下级领导之间的感情。

  到现在回想起来,这种思想错位,实际上是为自己的错误在开脱。最根本的原因是党性原则不强,思想上降低了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的标准;没有认识到送礼者看中的并不是礼尚往来和对我的尊重,而是我手中的权力;最直接的原因是我本身的私心杂念太重,追求的是个人的小圈子和无原则的团结,同时也是礼金对自己的诱惑。

  我在收受钱财时,有如下几种心态,认为不属于国家财政性资金、不属于集体资金、不是索要或变着法子借口索要的,收受了不算什么大问题。

  有些想法和错误认识,到现在看来是那样的幼稚可笑,但我当时却真是这样想的,有的做法现在看来那样的愚蠢,但我当时却真是那样做了。

  痛心自责:愧对组织重托和亲人真爱

  薛新生在忏悔书中说?愧对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我是1981年7月1日党的生日这天宣誓入党的,心里无比喜悦和自豪。入党之后,我更加谦虚谨慎,努力工作,以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思想上、工作上、政治上进步都很快。但是慢慢地随着职务的升高、环境的变化,特别是走上厅级领导岗位后,面对赞扬忘记了谦虚谨慎,面对请托办事忘记了党性原则,面对吹捧奉承降低了党员标准。其结果是在错误的泥潭里越陷越深,毁了声誉,毁了前程,众叛亲离。我作为一个入党32年的老党员,怎么犯这样的错误,怎么落了一个这样的悲惨下场?这是我最感痛心和自责的。

  愧对党组织的培养教育。我们这个大家庭弟弟妹妹十多口人,其中有七名共产党员。我从一名普通工人到一名正厅级干部,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党的培养教育。为了提高我的理论水平,党组织多次把我选送到高等院校和党校学习深造;为了拓宽我的视野和知识面,又安排我参加党政领导干部涉外培训班到新加坡和欧洲学习培训;为了提高我的工作水平和能力,党组织总是把关键岗位交给我。但我都没有把所学的知识用在党的事业上,没有把所学的知识用在为人民谋利益上,而是作为一个光环、资本,用在了职务升迁上,用在了谋取私利上,真是愧对党啊!

  愧对父母的养育之恩和妻子女儿的真爱。父母文化不高,正直善良,省吃俭用把我们姊妹几个抚养长大,当我们家庭条件好点时,十年前母亲突然得病卧床不起,好日子没有享受一天,于2009年去世了。父亲已80多岁高龄,2012年春节7天假期我都陪父亲居住,我本想学会《父亲》那首歌,在他老人家今年80岁生日时,唱给他听,表达一下自己对父亲的崇敬之情祝愿他健康长寿,但这点孝心我已无法实现。妻子为了支持我的工作,承担了全部家务的重荷,多年来我几乎没有洗过衣服,没做过饭,甚至连搬水这样事也没让我操过心,特别是我患病做手术后,妻子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大女儿结婚是全家人盼望了几年的事,但由于我的违纪违法行为,不但不能出席,还给这个本来应该高兴地场面带来了难堪和负面影响。我痛心自责,对父母我是不孝之子,对妻子我称不上好丈夫,对女儿我称不上好父亲。






上一篇:德国释放被捕半岛电视台记者 曾被|东北大炕上的一家人 下一篇:证监会、交易所、基金业协会深夜联手救市|九布人体艺